Wiki 弘憶論壇 | Google Yahoo Facebook PTT

 找回密碼
 註冊
查看: 25|回復: 1

《常礼举要》讲记卍南无阿弥陀佛20180102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2 13:31: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摘自《李炳南老居士常礼举要讲记》



四、入门必为客安座。
什么叫安座呢,你这屋里,有的是座位,让客请坐,坐哪个地处呢,这就叫安位。坐席是必要的,到了后来,通变的方法,在桌上摆上客人的名字。这是变通方法,主人都定好了位子,就按着次序坐,这你要懂。
客人上你家去,你把客人往那里安,这个位是上座还是下座,你都不懂,你把主客放到下座去,你认为是上座,为什么呢,你平素就没受过教育呀~这还要说什么呢~再没受过教育也二十多岁了,所谓「冠而字之」,你成年了,二十年来你都没看过吗,你家没有椅子、桌子、上座吗,吾这话就不好听了。你活了二十多年,你那个家庭是什么家庭,这你想想~现在是乱七八糟都在那作梦。
从前人懂这个,客人进去一看,主人手足无措,心里就耻笑我们,不但耻笑这个人没家庭教育,还笑是谁负责你的教育呢,父母~这句「没家庭教育」连着笑两代。想想,所谓「污辱祖先」,还不是这些话吗,现在说句苛薄话,有人说:「孝、弟、忠、信、礼、义、廉」就完了。上一联是:「一、二、三、四、五、六、七」,下一联是:「孝、悌、忠、信、礼、义、廉。」就样就对完了~ 这有什么不好呢,吾讲过的,你听过的,你就明白了。吾是佛教徒就不该讲,你
60
再叫吾讲两次,那吾就不愿讲了,就没法子了。
咱上次讲的「一人不入古庙,两人不看深井。」,吾也不再讲,你们今天谁愿意答覆我那一句,吾再讲这个。
要教到几时啊,白了胡子还是书呆子~上学无非是学办事,会办事虽然没读过书也能行。论语先进篇,子路说过:「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而后为学,」大家知道吧~四书都讲过呀~子路有政治才能,孔子劝他读书,他说:「何必读书而后为学,」,你们是年轻的,你学了几天,吾学了时间可太长了~吾还没忘呢~朱洪武做皇上什么都懂,问他为什么,乃夜梦五经。晚上做了个梦,五经四书都念通了,那简直是胡说八道,哄人的话,胡说八道也得说出个道理。 客人来访,这必得「安座」,不是酒席那个座,平素在家你得懂得让客安座。不要让客到下座,否则自己找难堪了。
五、室内有他客,应与介绍,先介幼于长,介卑于尊,介近于远,同伦则介前于后。
「室内有他客」,这是说会客,你上人家里去,还有其他客人,人家上你这里,你屋里早先有一个客人。这一条是指两方面。
「应与介绍」,他两人不认识,都在你这个桌子上坐,你跟这谈话又跟那个谈话,他两人都隔了一层,礼貌上必得介绍介绍。介绍的功夫,这个大家必得注意,「先介幼于长」,懂这一句就行。介绍时看那一个年长,那个年轻,把这个年轻的,姓什叫什地介绍给长者,说了这一句就可以。下头再说这几句,虽不是博士卖驴(参见「访人」的第十二条),但也是多说话了。现在这个时候有什么法子,不能举一反三。
「介卑于尊」,地位低的,先介绍给地位高的。
「介近于远」,你家在中正路,我住在南屯,都在台中,你介绍时,若客人住成功路(靠近中正路),则先介绍那位客人给我。你与他近,我住南屯较远,这与上句一样。
若「同伦则介前于后」,先来屋里这个客,就算半个主人,后来就算是客人,怎么介绍法,介前于后。
61
吾虽然编的很浅,但吾采取的书可不浅,都是礼记上的。
六、敬茶果先长后幼,先生后熟。
来了客人,最低限度倒杯茶,还有摆水果、摆糖,这是常有的。台湾从前都讲究这个,吾来了就是这样。「敬茶果先长后幼」,你可别按前面规矩,介绍远的、介绍近的那个规矩。谁的年纪大,敬茶就敬那个人,先敬远客,后敬近客,将前面的规矩反过来就可以了。譬如,台北客人来莲社,你们倒茶,吾是老师,当然先倒给吾,可是吾没敢喝。外头来了也是老师,你却倒茶先敬吾,后及客人。吾说过多少次,必须「先生后熟」,他是生客,我是熟客。
让酒或让茶,都讲究礼貌。礼貌是动,动就是礼貌,不动就是安,一动就是不安。安然自在,在家里行,凡是有客上你家,你安然自在,就是架子大,不肯理人,这话可懂了,所以是必得动作。让酒,从前很讲究,主人拿着酒壶到熟客那里先敬酒。这个礼,现在学校不讲这个,不能怨你们大家,你们没受过这个教育,能怨你们吗,这怨谁,家庭怨父母,学校怨老师。三字经里的话:「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都有责任的。
譬如吾是主人,头一杯酒,主人先敬客一杯。这头一杯,要站起来接受,礼尚往来,来而不往,或往而不来,皆非礼也。头一杯,主人已经站起来,人家敬你,你不站起来吗,让茶呢,头一次也是如此,若不站起来,也得双手举杯说:「请喝~请喝~」客人要察言观色。第二杯,主人又站起来了,客人这时要说话了,好~我们大家起来回敬主人。主人说,这是第二杯酒了,大家请坐,别再劳动了。再下一杯,主人若起来,就可以请他坐下。你要起来,我们大家都起来。懂礼貌的,这时往下坐,举让举让就可了。如若你怎么说,吾必得站起来,这个叫固执不通,这种酒宴吾受不了,唱一回就站起一回,这个样子吾受不了。
佛家规矩,吾给大家说,要行三顶礼。受戒、受律、见了法师,不得不顶礼。一顶礼,法师说:「一礼」,就一礼,绝不必跟他二礼、三礼。你若必得二礼,三礼,依礼上说就麻烦了,「恭而无礼则劳。」无论什么事,中国学问讲究适中~
七、主人必下座,举杯让茶。
譬如吾是主人,头一杯酒,主人先敬客一杯。这头一杯,要站起来接受,礼
62
尚往来,来而不往,或往而不来,皆非礼也。头一杯,主人已经站起来,人家敬你,你不站起来吗,让茶呢,头一次也是如此,若不站起来,也得双手举杯说:「请喝~请喝~」客人要察言观色。第二杯,主人又站起来了,客人这时要说话了,好~我们大家起来回敬主人。主人说,这是第二杯酒了,大家请坐,别再劳动了。再下一杯,主人若起来,就可以请他坐下。你要起来,我们大家都起来。懂礼貌的,这时往下坐,举让举让就可了。如若你怎么说,吾必得站起来,这个叫固执不通,这种酒宴吾受不了,唱一回就站起一回,这个样子吾受不了。
佛家规矩,吾给大家说,要行三顶礼。受戒、受律、见了法师,不得不顶礼。一顶礼,法师说:「一礼」,就一礼,绝不必跟他二礼、三礼。你若必得二礼,三礼,依礼上说就麻烦了,「恭而无礼则劳。」无论什么事,中国学问讲究适中~
八、客去必送致敬,远方客必送至村外或路口。
「客去必送致敬」,客人要走要行动了,我们主人能坐在那里,让客人说:「不送哦~不送哦~」那是客人给你太好的教训。你必得送他,吾给你说。有人认为「送你嫌关系疏远了,不送显得密切」,你看,这是什么话,这个你自己想去~所以世故人情不是一件很容易之事。必得致敬,这是普通的话。
下头是特别的远方客,上头是此处本城的客人。远方客,你送到那儿呢,大门、二门,你听明白,你必得送到大门外。现在没有大门,不能在塌塌米台子上就送行,必得送到外头去~如灵山寺还有个院子,虽没有前门,要送到后门去。当家师送客到墙角,因为有其他事的原故,而客人坚请留步,又有年轻出家人愿意代送,这就可以了。
可是远方客则另当别论,咱们又以灵山寺来论,因灵山寺地处你都知道。那里来的客呢,台北来的客~到了灵山寺谈事,谈完了,你不能送到门口就完了,那可不行~台中的客人,你可以送到大门口外。台北的客人可不行,你得送人家到车站上,懂得吗,
这些东西愈研究愈有学问。如果他自己备有车、马,一定要走到门口,他还不上车,他要是不上车或不上马,牵着走,你就跟着送到城外。乡下与城里又不一样,要送到庄头外。在庄头里,客人不上车、不上马,他就是懂礼的人。到庄
63
头外了,请你上车或上马,因为你客人不上车,我主人不好回去。主人若说:「还得送」,当然那个客人就会劝你回去。主人说:「那你不上车、不上马,我不能回去。」你说这个,他只好上车或上马,这都是礼貌。
吾给你说,这一点要是学不好,在本国难看是小事,要在国际上是失去全国的礼貌,说:「中国人不懂礼貌~」一个人错误,让全中国脸上抹层灰。干什么必得问,干什么你得学,学礼呀~同学们,吾对你们是爱之深、责之切,不爱护你们,吾给你讲这些东西干什么,为着叫你得好处。
学什么东西,要学开悟,先学警觉。人家还没动作,脸色一看就知道,察言观色很重要。这个不会就没警觉,没有警觉那就没办法。你说读书为了开悟,好难了~好汉吃亏不退心,吃了多少亏还是往前干,吃了亏都是长学问,下回什么就都懂得了。若不是人才,一碰钉子就不能干,一干就碰钉子,碰钉子碰到死??入殓。你看历史,张良与韩信,张良比较知人情事故,所以能逃过劫难。韩信逃不过劫难,这怨谁呢,所以古人说:教书很少下十八层地狱,因为多下十九层。
九、远方客专来,须备饮食寝室,导厕所、导沐浴。
「远方客专来」,那时乡间没有旅馆,远客来了,照例地问问:「您还预备上那儿去,」如非路过,要赶紧给人准备屋子,人家晚上能到那里去呢,咱们没有屋子,也要准备房间给人家,或者有旅馆,我们帮他开旅馆,没有则要在家中住下。或者邻居有闲屋,但大家听明白,不可把自己客人让到邻居家中住,你自己去借邻居屋住,除非客人与邻居够上十二分交情,否则不能把生客往邻居家安,这不是简单呀~
当然客人来了,要先请吃饭,客人一定会说:「我吃过了,我吃过了」,你当然要问:「在那里吃过,」有些人会饿着肚子不说。即使吃过中饭,咱要说:「一路上辛苦,晚饭提早」,这是人情事故。
咱们厕所如不干净,赶快清洗清洗,领着客人大小解,这也是人情。家中浴厕方便,就请客人沐浴,不方便也请洗脚,一盆洗脚水可得预备。夏天当然要洗浴,冬天一天、两天不洗也行,但预备一盆温水洗了脚,脚温暖了,才容易睡觉。这领导沐浴,最起码要准备洗脚水。
64
十、远方客去,必送至驿站,望车开远始返。
「远方客去,必送至驿站」,他自己有车有马很好,自己没车没马,你要送他到车站。你要不信,你看看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诗:「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山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李白送孟浩然上黄鹤楼,念过嘛~李太白这么狂的人,送客还送这么远,你的架子比李太白还大吗,李太白在经典上叫杨贵妃磨墨、叫高力士脱靴,气势狂到这种地步,送客却还这么恭敬。你念的诗上那儿去了,客人开了车,你才回来,车不开你就别走~
以前科考没这么容易,有人考到五、六十岁,还叫做童生,人称「老童生」。吾给大家说,那个时候的童生,成了秀才就不叫童生,那就是副生了。那个时候有副榜,正榜没有他的名字,副榜上有名字了。副榜上考个第一,这虽然没什么名字,副榜是第一,这时好几县都知道他,这个人就闻名。那时候的副榜,比起现在的文学博士,有如天地旋隔,不能讲了。
跟大家说这个,你要明白。像吾这样的人物,就不敢跟人家比,吾说实话~
那么今日之下,咱们学了几天,够学分了,其实什么也没有,也不知够了什么学分。咱不懂得的这个东西,所以是弄得不成话说,完全是上欺下骗,糊里糊涂一套。你们诸位非得自己用功不行,最低限度,这个「经典」,人生必学,什么是人生必学呢,
我们是中国人,中国文化就在四书里面,四书扎住根,五经也是以四书最根本。四书是树根,六经是树干,二十四史是树条子,给大家说吧~ 树根很要紧,要这么想,那又坏了。没树根,树条、树叶也不长,树上头若没树条子,叶子,树根也烂了。这个在学校学植物都知道,长起叶子你就剪,这个树根就烂,就完了。
这个二十四史咱们谈不到了,今日之下咱们怎么样也办不到。最低限度,吾讲吾的,你们诸位要多少地想进一点步,吾也没功夫讲,吾是快死的人了,你们诸位自己修去。爱修不修在你,咱们诸位是朋友,只可劝你们诸位,最低限度你得把这部《通鉴辑览》读完。这就好比我们在吃饭,《通鉴辑览》好比菜汤,诸位吃饭要是什么菜汤也不要,光吃白饭,有几个人能吃下去,总得好好地吃菜汤,
65
没菜汤不行,有菜汤,饭才能吃下去。
咱们说实话,他们怎么着提倡,贴标语,劝人忠孝节义,都是一点用处也没有,没根有什么用处,你们诸位知道,说国家的三民主义,第一条「民族主义」就扎不住根。咱们民族,族发在什么上,谁能讲得上来,有的学生说我懂:「在血统上」,血统是条件之一,亲兄弟一个父母生的,一个胎胞生的,这个血统一点都不错了吧~今日之下,很多兄弟分家,为了钱财打官司。不但是同胞兄弟同一血统,现在都有人杀父母、打父母,这血统有什么用处呢,
民族主义除血统以外,再找,找什么,这就讲不起来。这个东西难说了,现在只要洋人想拿我们一块地,我们之中有十分之四真正爱国的人就不错了,你行吗,你说:「我听过文天祥正气歌」,吾给大家说,今日之下这也绝对不能讲了。你会问:「你怎知道,我们学校教授都有讲过。」这正气歌不是一个朝代的事情,他没有看过历史,他怎么能讲正气歌,绝对是无法讲。
你们说:「某人数典忘祖」,这是骂人的话。吾给诸位说,能数典忘祖就是好的。这话怎么讲呢,数典、忘祖是两桩事情。把古书经典都查了查,忘了他是怎么回事情,至少他还有典呢~现在连「典」也没有,忘祖是当然的事情,连典都忘了。就说个最普通话,你开商店,不论干什么,你得有本帐,这个帐都算得乱七八糟,你干什么,能数典忘祖,那就算好人,算不错了。吾今日之下,讲古书经典,也是数典忘祖,怎么呢,你不信你考考吾,二十四史吾不能读熟,记不大清楚。你要说这部《通鉴》自开头一直到底,差不多的事情,里头那一些奏折,吾也背不下来,可是那些要紧之处,吾说得上来。为什么,人老了,都忘掉了,人老了就糊涂了。现在还糊涂一半,十分之中才糊涂八分,还有二分明白,要没二分明白,吾就不能在这讲了。
你不信,你不必活到九十多,你活到八十岁,再请你上台坐在这儿讲书试试,你讲着张三,讲着讲着,讲到李四的身上,走了模样。怎么个走模样,因为你已经糊涂了嘛~虽然是乱七八糟,在梦里不以为是乱七八糟,他认为是很对,不但是在梦里认为很对,醒了以后再想这个梦,还说:「那里那里,该怎样」(雪公讲至此,自己也笑了)。醒了还是做梦,到了这个样子。
66
吾给诸位说,真正多数人不会以为:「你是台湾人、你是福建人」,可是现在住在台湾地上,你离了台湾这块地上,你不能生活,这个懂也不懂,现在你在这住十天,这台湾土地就是你十天的再生父母,说这干什么,真懂这个,就绝不听马克斯。共产党与我们有什么关系,那不是我们中国学说,也不是我们中国人,信那个干什么,信别个国,叫个洋爸爸,他还当洋爸爸;共产党他来,叫他爸爸,他还不当。国家不在根本上栽培,光说共产党不好,这个不中用。共产党对我们好又怎么样,现在共产党在内部完全变了手段,今天东,明天西,乱七八糟。 「狗」,吾给你们讲过。有人很穷,牠两三下就可适应这个穷主人,可以看门,待了多少年。或是那一家主人对牠不好,一进门就对牠打,也没得吃。某一家愿意对牠好,喂喂牠,晚上叫牠看门去,狗就是饿死也不会上对待牠好的那家去,帮他们看门。猫行,狗不行,所以狗是朋友。今年是狗年,吾也是狗尾。
总而言之:「博我以文,约之以礼」,《常礼举要》这是一个简略的礼,你不会这个礼,那个「文」也学不进去。
未、旅行
一、将远行,必辞亲友,祭祖辞亲。
「将远行,必辞亲友,祭祖辞亲。
「将远行」,你是台湾人,你要是出远门,从台中上彰化,这谈不上。远行,是离开台湾地,不是从台北上台南。
「必辞亲友」,还得以时间而论,要从台北上台南,你今天去了明天回来,这个用不到,不说说会产生误会。你若是从台北到台南做事情,给公家办事情,身不由己,不能够几天就回来,总得一年功夫,这就得辞亲了。
「必辞亲友,祭祖辞亲」,这有两方面,说的是中国的风俗,在家每年都有清明扫墓、祭祖的日子、有祖宗的忌日,都得祭祖,还有家里面的父母兄弟生日作寿,「三节两寿」(案:一个家庭,一年中,要有三大传统节令,和二老生日,需操办庆贺)都是家庭的规矩。你这么一出去,一年不在家,就一年啦,也无法对父母朝夕承欢,也不能祭扫坟墓,这是基本问题。甚至于亲戚朋友有什么事情,你也不能去帮忙,都有关系嘛~
67
中国的学问,变得有上有下,可都是由近及远,这是权变办法,什么权变办法呢,先辞亲友,要到那里去一年两年才回来,临走的这一天,比如明天要走了,今天晚上,到明天一早,家人团聚,向祖先牌位行礼。头一天,先上坟,在家这一晚上就是辞亲,这是从前有的话称做「暂久之别」,这个吾都亲眼见过,现在都不行了。
今天搭火车去,明天就回来了,就不必来这一套。因为有这一套就觉得奇怪了。这是最低限度,要离开台湾到国外去,三个月或二个月,就得行这个手续。常去又另当别论。
讲到这,有人会疑惑说:「你讲这个,都不一定啊,」万事都不一定,给大家说明白,万法无常,都要看临时情形而动作。
这是一条,达到目的地便行了。
二、远到目的地,必先拜访有关人士。
到了目的地,必先拜访有关人士。你跟台南没关系,到那做事情,你是台北人到那儿去,与你有关系的人,你就去拜访他。没有关系不要看,有关系的要看。
拜客很要紧,比如,那儿有议会,你要不拜客,你到人家那儿办事,你这单位与那单位见了面还不认识哩,不认识,他们要是看了你没礼貌,你没来拜,到时候就不帮忙。这是必须的,后头还有~
真正在这儿做事,除了拜客以外,还有别的举动。
三、归来必谒亲友,或略送土物。
办完了事归来,或者事没办完,临时回来看,隔了一年多。归来必谒亲友,回来何必看亲友,这话并没有说全,也没法说全,是分情形讲。你要在外头呆得久,回来不但是拜亲友,还得上坟,前面有祭祖、辞亲嘛~回来就算了吗,你看历史,一个民族重视五伦主义,一定不会亡。上至父母,这是血统关系,与不认识的人结为朋友,最低限度这是人伦,论语有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也」,都是朋友。这五伦能联络、团结就了不起了。
吾看京戏,吾也看现在的小说,不光看以前中国的小说,现在中央日报副刊上的《九扣连环》吾就看。那个文章,吾看那一篇,吾几几乎乎站起来,给他三
68
鞠躬,何必这样子呢,为什么,这个人的文学太好了。有一些人他不懂得,以为文学有什么好处,他不知道好坏,无法分辨。《九扣连环》,简要详明,人情世故都透辟,这是一。二、连说话、动作一切一切修养都非常到家。这还不算~说出那个话,行出那个事来,那真真是贤人,文章也好,事情也做得好。要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出来在学校当训导主任,那学生福气大了,怎么呢,经师现在没有,从前「经师易得,人师难求」,教经书的人很容易得,人师难得,光会讲没用处,你得自己身体表现叫人看。再说,有些教授与同学打方城,打麻将,这是太不成话了,这怎么教学生,
现在咱看文章,古文有些文章有做得很好的,要「不以人废言」。可是得另当别论,曹操做的文章吾不看,秦桧、曹操这些坏东西吾不看。曹操、秦桧早就死了,现在还有比曹操、秦桧他们还坏的人,文章做得也不好,做得就算是再好,像曹操的文章很不错,他的儿子也很好,天下之才一石,他的儿子占了八斗,咱们连一粒也够不上,这么好的文章,吾就是不看。文天祥做的文章比这些人不行,唐宋八大家里头也没有文天祥。可是他那文章,念之另有味道。吾今天看的《九扣连环》这小说,怎么比得上唐宋八大家,吾看有些地方超过唐宋八大家,它是事相超过。这个小说有什么好处,能以正人心、正社会。你真看了这本小说,绝不在社会上搅乱大家。
回来必谒亲友,可是不讲父母,这话怎么讲,你大家想想~父母要紧,还是朋友要紧,比如这边父母,这边是朋友,都是五伦,我都恭敬,他俩人要是起了冲突,我是袒护父母呢,还是袒护朋友,吾找根本,吾先恭敬父母,这还用说吗,抛了根,那不是人是畜生不如~国家对学校学生有这种讲法,同学怎么会学坏路了,
「或略送土物」,刚从远地归来,或可送土物给亲友。有云:「千里送鹅毛」,鹅毛这半块钱也不值,可是你没鹅,人家远处有鹅,在乎人情,在乎心意,你得表现表现。
这三条算是说完了。
四、远行之亲友辞行,必往送行,事前或赠物,或宴饯。
69
你看第四条,远行之亲友辞行。这不是自己,譬如咱们这些朋友、亲戚他要出门。也得看远近、时间长久,也得分这个。
远行的亲戚,人家也懂礼,他上这儿来辞行,辞行不是说:「你走了,好~你走了,回头再见哦~」人走前先跑到你家来,上门是客。这得问:「那一天走,」他不会说我还没定个日子。你不要慌这个,今天他来,不会当天就去,没这个道理,不好看嘛。第二天去远行,他怕你送,但我们必得去送行,这是礼尚往来嘛~
礼貌不必一定需要物品,做种种善事,有钱也能做,没钱也能做,一个钱没有也能做很大的善事。大家的心不在这上头,做那些事就没办法了。这是送行。「事前或赠物,或宴饯」,他来一辞行,这个礼貌你要明白,人家一出远门一辞行,这时,你要看交情来饯行。这一条台湾也有,老朋友走了,我给你饯行,请你吃顿饭,咱们聚聚,请几个朋友陪陪他。要是交情很厚呢,不请陪客,请到我们家来,更厚道。或者是来不及请客,也要送点东西。人家临走,若不能送东西,不能请客,这另当别论。
我们可以在家里送他,或请客,或宴饯,这两条一同办了更好,不能办了,办一个也可以。甚至于两条都办不到,可是送行这一趟,我们是少不了的,这是第四条。
五、远方客来拜访,须往答拜,或设宴接风。
「远方客来拜访」,举出个例子好懂,咱在台中,忽然间有福建人或日本人来拜访,是远方客。他要来拜访,怎么办呢,他要来了,「须往答拜」,第二天你必须回拜去,这是答拜。这像说话,一人问话,一人答覆。
「或是设宴接风」,这是指远客,来看我们,要来拜访,或是待在这住几天。他或者带土物来送我们,或是不送东西,这得看情形。不论东西多少,我们要请他,留下接风。
送人叫「饯别」,请人到咱们这来叫「接风」。这是远客嘛,上这里来,我们接风,他一路的风尘我们接他,这是个样子的。或可他来不及,他谢了,你也不能勉强他。
六、旅人归来拜,须诣回拜,或设宴洗尘。
70
「旅人归来拜」,这是指咱们本地人,在外头做客,回来拜访我们。 「须诣回拜」,他来拜访,请客、接风的功夫,早早晚晚就不要紧了,他是回来的,过了十几天,也不要紧。
从远方回来的客人,虽然与本地人差不多,但他是来拜访,送礼或不送礼,你都得回拜。不懂的,须领教领教那些念过书、懂礼的人,你不要领教外行,向马克斯领教更不行。
七、受人之送行及饯别,达到所在地,须一一函谢。
人家对我们送行,或者我们走时,人家给我们饯行,这礼该如何呢,
达到所在地,须一一函谢。譬如你们诸位是台湾人,你上日本去,或上福建去,临走前,人家给你送过行或饯别过,不能说:「我到那边,等回来再说吧~」不行~你到日本或者到福建安定下来,先写信回家,再写给饯行的与饯别的。
这花钱嘛,当然花钱~社会上就是这样子嘛。平素省吃俭用节俭,就是预备随时报答应酬,这少不得。为什么呢,家里多么穷,人家来要帐,还可以说到明天还,或再待五天,还可以推,还可以讲得下去,这个「应酬」不行。人家星期三结婚,发了帖来了,我没钱,你通知人说:「你暂且别结婚,我没钱,你再待五天结婚好了,我可以给你送礼了。」这样行吗,你看要紧了吧~来了一分帖子,没钱也要卖了东西,借了钱也得办,这是在社会上的困难处,不容刻缓,这笔帐厉害极了。假使你知道这种困难,婚丧嫁娶要自己出帖子,这种事情就得慎重又慎重。
你譬如说三条事情:结婚、家里的丧事(父母的丧事)、作寿,这三条事,你说那一条都是要紧的,这得念书才明白呀~作寿、贺喜、发丧,这三条那一条重要,孟子书上有说,什么叫大事,死了父母叫大事,这个事最大。这个帖子必得出,死了父母是天下大事。从前做官与现在不一样了,不论做什么大官,一死了父母,这个官就不能做了,这个叫丁忧。为什么呢,国家有事的时候,你对国家对得起了,移孝作忠,家里的老的小的可以撇开,给国家卖命去,太平的时候,你对国家对得起了,就要移孝作忠。你要死了父母,国家必得叫你回去,国家也对得起你,百善孝为先,孝是第一。
71
这个事,现在他们懂这个啊,所以父母死这桩事情就是最大的。第二就是结婚,这比作寿还重要吗,还重要了。死父母是大事,结婚是民族主义,中国的结婚与外国的不一样,外国的结婚是恋爱。中国的结婚如诸葛亮的结婚,诸葛亮这个人才那还了得啊~当诸葛亮的太太,他结婚当然这么挑那么挑,是他老朋友给他介绍的,挑了一个最丑的女子,谁也不要的~诸葛亮他那个太太,没人要,诸葛亮要。
你要念过诗经,读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以为文王太太一定很漂亮,有这种想法,这种念书人就是糊涂蛋一个。诸葛亮设计木牛流马等那一些能力,都是他太太教的。他太太是黄承彦的小妹,长得很丑、没人要。她还谁都不嫁,什么人配给我做丈夫,一肚子草包给他去端尿盆,她都不要。诸葛亮太太是这样子的,你知道吗,
现在你们结婚不是这样子的,专挑那个心情无常的、漂亮的,就觉得很好了,今天嫁张三,明天离婚再嫁李四,你不知是后补第几个丈夫了。这都是些畜生话,吾不能讲述了。
八、人之接风或洗尘毕,须还席。
我们来了,人家给我们接风,或者给我们洗尘。接风与洗尘是两回事,都是到本地来不走了。例如,你是台北人到台南去,你拜访台南人,人家请你的客,那算是洗尘也算接风。
你以后待在台南一天两天,必须还席。这是必须的。你不能在那边吃人家的就完了,必得还席,这才是礼尚往来。以后你在台南这地处,在各机关办事、开会,彼此常见面,这有关系,也是礼貌。
九、入境问禁,入国问俗,入门问讳。
咱们到外国去,你到人那儿有不同规矩,言语也不一样。现在比从前好,现在有报纸,大概懂得些。吾不大出去,吾有些话不知道,普普通通的台湾话、官话,吾能懂,要说起土话,吾没办法了,到市场就没办法。
那么你说内地吧~你譬如吾是济南人,县城东边如章丘也就是几十里地而已,就像彰化与台中一样种种不同。你譬如在济南,见了面都是你兄我弟、大哥二哥
72
的,见了面都是称呼你大哥。你要是章丘人,称他大哥,那糟糕了,那他一时就不高兴,必得称呼二哥,你这个不知道就不行,称呼大哥就被挨骂,他也会打你。
你譬如山东人到北京,见了北京人,在此地见面称「先生好」,这很恭敬,可是你到北京见面称呼「先生」,那就糟糕了,「先生」是风化区里的称呼,这个你得懂得。这是吾举的两个例子。各处有各处的不同,你总得问明白,别在那里冒一句不好听的话,这很重要~
「入境」,境是还在本地、指本国而言。「入国」,就不行了,指到别国去了,那就与本地更不一样了,这不必举例子了。
昨天吾说,外国人的酒,你把它拿来尝一遍,他们赶紧拿走,给你换一个。如果你还不开窍,又尝一遍,还不算,还再第三遍,这个人连这警觉都没有。所以你上那一国去,你得问问人。你这个样子不行,吃东西就不行,他们又没筷子,拿起汤匙,这个样子喝就是不行。你都不学学这个,怎么能中用,做事就怕不中不西不南不北,叫不上来,现在就是「四不像」。你也不看小说,中国小说都藏着意思。姜子牙坐的什么东西,你知道吗,都有涵义的,姜子牙坐的那个就叫四不像。你听听这一句吧~封神榜那个书大家看不了,也看不懂。武王伐纣,那里头含着意思,里头有一个挑剔是非的叫申公豹,与姜子牙是师兄弟,申公豹是来回挑剔是非,申公豹那些事是该挑剔的,所以著书要明情理。嗨~说久了,我们还是赶紧上完《常礼举要》。
「入门问讳」,你要知道他家平素的事,现在人是不在乎了。如家中父母等等什么的,你得先问明白,不问明白,你去满嘴胡说。从前取名字都有些注意,你譬如这么说吧,古文观止你可念过,古文观止,韩文公给李贺举进士,这篇你都念过。就为着李贺的父亲叫「进」,大家妒忌他,科举考试想少一个人多一个名额,就说李贺不能下场考,怎么不能下场呢,因为下场就是个「进士」啊~他的父亲叫「进」,他得避讳。那篇文章你要给李贺答辩答辩,你答辩得出来吗,韩愈答辩理由说得很充实,甚至于打赢官司。你光学会那个有什么用处,你们有人查古文观止吗,有查,那也不错,能查到就不错,就知道吾不是造谣言~
现在吾给你说一句通俗话。你多么大的学问,你现在说白话或说些什么,多
73
少得有点理,没理就乱七八糟,那算你自己的。多少得有点理,不论多少都得有,不必在那妄作聪明,说「那个是我发明的」,那是你所见不广。你譬如头几年有个小故事,一对没主意的父子,两个人去卖驴,两人牵着驴往前走。
有个人说话了:「你这个人真笨,你父子两个牵着这个驴在路上走,驴闲着,坐上一个人,可也省力气嘛~」有道理,父亲就让儿子骑驴。
走了几里路,有个人看了说:「唉~好没道理,你这么大年纪了,他一个年轻人,他跑跑有什么关系,应该给你坐。」父亲听听觉得有道理,叫他儿子下来,他坐上。
这又走了几步,又有人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路又那么远,一个小孩子他如何跟得上,」
是啊~想想叫谁坐呢,我抱着这孩子,爷儿俩个都坐上吧~这可没话讲了。走着走着有人说:「那干什么,去卖驴,你还叫他受苦,你俩下来,别坐着压着它。」
父子一听也有理,这怎么办呢,一个人坐也不行,两个人坐着都不行。好~咱抬着吧~把这驴捆起来,两个人抬着这驴,一过桥,走路不稳,驴掉到河里,完了~
你看这个木造浴池,有三面五层,今天中央日报也有这段。这是我们中国汉书就有的,多少年的一些东西。你多么大的能力,也出不去古人的范围。
十、入国不驰,入村里必下车马。
「入国不驰」,入国,你要下车马,现在还是有这条。一到人家的国土,你得有礼貌,慢慢走,不妨害人,否则显得不恭敬。入国,车马不驰,人不飞跑。你到人家家去,在台阶下头,主人迎你,你得「趋」,快走。一上台子,一进门,就不须奔驰。
「入村里必下车马」,现在有火车,不按此条可以。你自己的车,不管什么,你到人家庄头上,你必得下车马来。你不下来,现在吾不知道,以前那就麻烦了。你一下来,这是礼貌啊~庄子是人家的,到人地处,当然你得有礼貌,这是必须下来的。
74
就是在本地,譬如你住中正路,你到灵山寺来,回去的功夫,坐着车,一到中正路口这一头,你就要下车。你不信,你可以去问老先生,这是恭敬庄子。你父母住这个街,曾祖也都在这个街,不下车马,你架子大啊~现在不懂这条的是年轻人。这里头供着的牌位都比你小吗,
中国书注重五伦主义~这个观念,给你们说说,例如拜年,不光是给人家贺年,上人家先拜寿,先拜寿去。到了村庄了,必得下来,恭敬人家,你一下来,村庄的人,都懂规矩,问说:「客人上那里去啊,」等等,他就给你打招呼~那就是个礼貌嘛~他们忠实地招待你喝水,或可是马,或驴什么的,你要坐着车不下来,他们就骂说:「今天咱们视野不好,碰见失了腿的人了。」怎么失了腿呢,不能走路嘛~不是失了腿吗,这还是轻的,重一点的就说:「你上那儿,你这车不能在那走,我们的路都是老路,你那个车一压,我们的路不行,你到庄外头走,庄里头没路。」那他就不管你这个了。
古人的话,台湾也有,所谓「有理走遍天下,无礼是寸步难行。」这礼是必须的~就这一点,现在还有点道。你坐着自己自用车、摩托车,这条还可以适用。
申、对众
一、他人正谈话,不在中间插言。
两个人在那谈话,不论他两人坐着或是站着对谈,咱们不在中间插言。人家的话还没谈完,咱们不可当着人家的面谈着。这是大毛病~这个事情太不合法了,你说话把人家的话打断了。你不要说有什么急事,就是短短的说完了,人家的话也接不起来,没有这样子的。
这个事情,吾给同学们说,现在这个情形吾见了很多,一个人、二个人谈着话,当着人家插嘴,这个是大毛病。
二、两人对谈,不向中间穿走。
两人正站着谈着话,你在这儿走。你说我没插话啊~是没插话,但是他俩人对着面谈,要绕着他俩的后身走,不能在他俩人谈话的中间穿过去。这个得记住,这都是大毛病~
三、不高声喧哗扰乱他人视听。
75
这是说对象。大家在这呢,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你一个人讲演那可以高声,这里不是你讲演。大家在一个屋子里谈话,两个人谈,那里有两个人谈,这里又有两个人谈,这就六个人谈,这就乱了。
这个吾只给你们同学说,吾绝不能对大众说,这个你要明白,是什么缘故呢,你譬如道场,咱们这里很好,与别处都不一样,你讲经这一天,人到了很多,在吾没出来讲的时候,一听「嗡,嗡,嗡,」,就和下雨似的,那些谈话都听不清楚。在大众之下,两个人就不能够高声谈说,这是一定的,否则听也听不见了。
别说是谈话了,你们没见过丛林的过堂,「过堂」是佛家名词,就是多数人坐在这里,上餐厅吃饭这叫过堂。从前鼓山有位当家师在,鼓山每逢打佛七,大家坐在那里,有专门盛饭端菜的,吃完了自己到外头把碗洗好,放在笼子上。吃得晚也要刷碗,不过不会乱。有了秩序,办起事来很快。没有秩序,就乱七八糟,应当十分钟办完的,一点钟也办不完。
说到这,凡是受过教育的,不管是儒家的教育,佛家的教育,乱的时候,万不能成功。可以断定一句,凡那个乱的,就是杂乱无章,无道可求。你会什么样的方法,断定你绝不会成功。吾会讲经、吾会作文章,讲经与作文章都不了生死,不如老太婆,这个你要记住。浮浮躁躁的心,你还静不下,还证什么道~ 「不高声喧哗」,为什么呢,扰乱他人视听~你这一围有若干人,你这一躁音就了不得了。头先吾说那个当家师,在这儿的功夫,吾给诸位说,丛林过堂的时候,这个丛林里有几百人在餐厅,吃什么呢,吃面条,你到屋里去,一点声音也没有。在灵山寺这儿当然是还有这样子,到了后来就不行了。 四、不横坐,不横腿,不扪脚。
这个横坐与横肱不一样,你譬如一张长凳子可坐两人,你一个人鞋子脱掉,横坐在那儿,人家还坐吗,这就叫不懂人情。
你们没念过别的书,可念过唐宋八大家。有句话叫「不近人情」,不近人情「鲜不为大奸匿」,这是苏老泉《辨奸论》说的。不近人情,这个人就是奸,你看这句吧~为什么,办事办不出好事来,都以妨碍人为原则。
吾只说吾自己,不敢说别人,吾在台中几个学校都教过书,同事们就有这个,提
76
倡给同学们自由,现在不兴礼这套了~学生鞠个躬,他还不高兴,认为太不自然了。那么你这个当教授也不鞠躬吗,我也不鞠躬,我鞠什么躬,吾给你说吧~见了做大官的,他就鞠躬,还有谁呢,见了洋人他就规矩了。就是见了我们不规矩,这是吾亲眼看的。
「不横腿」,两个人坐在这儿,你把腿一搭,人家搁来搁去就费事了。不但这样,腿也不能伸了,你得往后边伸。譬如坐火车,你伸了腿,还罢了,因为坐在靠窗边。你要坐走道边,你把腿一伸,有人后来要坐另一位子,看见你伸两个腿,有礼貌的就说:「先生对不起。」没礼貌的,跨过你的腿就过去。要是你脚上被沾了土,对方说:「你不让我坐嘛~」你这时还说什么礼呢,这火车又不是你家里的,是公众的。这个礼吾给你说,凡是叫人看不起,或是没礼貌,皆是自找的,这句话很稳当,无论什么都是自找的。
「不扪脚」,不管你现在不穿袜子或是穿着袜子,你说:「我的脚天天洗。」你天天洗,谁晓得的,就是不要当着人家扪脚。握手是常有的礼节,虽然你今天没洗手,这还罢了,这个扪脚可不行。自己坐那,扪自己的脚的很多,你留心看。吾就常碰见这个,他高谈阔论,还扪了他的脚,扪完了起来,再给吾倒茶,吾这碗茶怎么喝进去,他扪了脚,吾都不跟他握手。
五、不隔席谈话。
你譬如在我们这个屋里,摆着几张桌子席位,你跟你本桌上的人谈话,也要讲「食不言」。你在这一桌上说话,这个桌上的菜被你老先生喷出来口水,这就够惨了。这还罢了~那么隔了桌子谈话,口水喷不过去,但是扰乱人。你隔着席位,在这里说话:「喂~喂~喂~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那一桌的人不晓得你跟谁说话。这与登城不呼是一个道理。
六、坐不掀起椅凳之后方。
不管坐椅子、坐凳子,有些人你要留心。有些人随便坐着椅子,他把椅凳后头掀起来,就跟躺椅一样。这个椅子,腿一下子掀起,后头走路的人,细心的会看前面。但是不在乎的人很多,一碰,碰倒了,这个不得怨人。他碰到人,当然会说不高兴的话:「你那个椅子翘起来干什么,」这些都是世故人情。
77
并不是开天辟地就有书,都是碰了多少钉子,经验、阅历写出来。《常礼举要》前面的序,可以看看。总而言之,说句苛薄话,现在人是见了洋人,就什么规矩都有了。
七、衣帽不加于他人之衣帽上。
现在你譬如到外面去,有大旅馆、大餐厅,这个帽子等等东西挂好都收起来,有些地方侍者会自动服务。这个事情也不全都是这样,例如你到朋友家去,看见衣架上挂着别人的衣服,你要挂到别处。譬如这圆圆的衣架是挂帽子的,我照例地到人家去,我的帽子挂下一层,为什么,熟了,高的让给人家。你只要练熟了,就自然而然不觉得是烦冗,这个就好办了。
礼讲究的是尊重他人,要明白这个。现在讲的「值得骄傲」,自己先有「谁都不如我」的观念,这是大毛病,是亡国之道。为什么这还会亡国,人人都存着谁都不如我的心,当大总统的就不能干了,因为心里想着:「这些人没有一个比得上我大总统」,你就自己办吧~你是总统嘛~谁比得上总统,这个不是吾随便讲,书经上就有说:「能自得师者王,谓人莫己若者亡」,自己要能处处看着环境,都是我的老师。韩愈的〈师说〉,老师不在年龄,吾九十多岁了,年轻如十三、十四者,还是吾的老师吗,他教的,不是年龄,而是学术,他十三、四岁会,你活了九十多不会,就得跟人家学。
给你说吧~桀、纣文武双全,文武都能的不得了,就是亡国。宋家宋徽宗文的武的什么都会,就是不会一条,不会做皇帝。不但亡国,还当了俘虏。你自己坏,也就罢了,也就是社会害群之马而已,但是你再教些儿童也学你,自害又害他人。现在教育不好,怎么不好,都是当教授这些人,人家好好的孩子,到你那儿去,你给人家教坏了。什么事情光知责备对方,绝不责备自己,不会说:「这件事情我办错了,早知不这样办,就不至害人。」能这样想的人很少,这是什么社会,
衣帽不往人衣上挂,也不往人帽子上扣。人家那个帽子很干净的呀~咱那个帽子里头还不知有什么东西,盖人家上头,
给你说吧~古书上有说,某公家里住了客人,到了晚上,听客人在屋里「咳、咳、
78
咳」的咳嗽。这了不得了,第二天起来,连屋顶都洗了,一个人一个派头嘛~其实那个人咳嗽,没有吐痰。他只听见咳嗽,想来咳嗽必定会吐痰,不晓得客人会吐那里,他就洗涮这屋子。
八、不向人喷水吐痰。
两人对着面谈话,你这一咳嗽,这里有人,你对着这个人吐,你是对着这个人,还是对着什么,
你们没有人是唱戏的,吾怎么常说唱戏的,从前唱戏的在最下等,现在唱戏是吾的老师,这话怎么讲呢,吾看各处的书,吾学不到什么好东西了,只有看看京戏还学得到东西。你看京戏,两人谈话,谈不对头,就对人「呸」一声~你见了人,吐口水等于是那个样子。
不但不可对人喷口水,对了面也不可吐痰。现在是好了,不但不对面吐痰,公众地点也不许你吐痰,你只有到外面去吐痰。上外头去吐,还得看看,人家园子打扫得很洁净,你还吐吗,你出来总要带点卫生纸啊~实在忍不住了,你吐到卫生纸,包起来带着,遇见垃圾箱才丢。没有垃圾箱,在人家里的字纸篓放下,不就行了嘛。
这条事情必遭人讨厌,总而言之,要恭敬人,就这样一句话。他人恭敬不恭敬,你不必观察,这要听明白,他人当小偷,我们也当小偷吗,我们求学就是君子、小人之别,这是儒家的原则。也不说别的话,不好的人就是小人。从前,说了个小人,那就了不得了。连那乡下放牛的、放羊的,你叫他是小人,他都不高兴,他都懂得~现在呢,你叫我小人,小人有什么关系,有什么不好,只要有钱,你叫我小人,叫我小小人也行,拿钱来就行~
九、不向人呵欠、舒伸、嚏喷。
呵欠是什么呢,呵,打呵欠。向人打呵欠,这个吾见了可很多,这就不说了。这还不算,两人正谈着,打舒伸。打舒伸有两种,伸腿也是舒伸,呵也是舒伸,这是极不恭敬。吾不晓得台湾的规矩怎么样,在内地你要照这个样子,他会迷信:他这一个人一天会没有士气了。
打嚏喷,忍不住,忍不住就赶紧一回头。打喷嚏还不行吗,冲着人家打喷嚏,
79
这都是毛病,这个要记住。
酉、馈赠
一、礼尚往来,来而不往,往而不来,皆非礼也。
二、赐人不曰来取,与人不问所欲。
「赐人不曰来取」,拿着东西送人,这一条讲的是赐人,大家要听明白。为何不说是赠人,而讲的是赐人呢,所以吾讲经都是一个字一个字讲,这单指的长者而言,不是长者够不上这一句。
你给人家东西,说:「我赐给你东西啊~你来拿。」有这样子的吗,长者送东西给别人,对年轻的也得给他送了去,不能说我有样东西给你,你上我那儿拿着去吧~这个不行~
你是长者说了这个话,吾问你们大家,你去不去拿啊,你想想那个味道。你不去拿,他已说了,对不起他。去拿呢,我就这么缺少东西吗,这很难为情的事情。
「与人」,这个就不一样了吧~这并不是吾编的话,吾都是查了书录下来的。与人,就是上下种种平等了。把东西送人,不问所欲。这个在礼记你念过,吾也说过,你把这些东西送人,不必问:「你要什么东西,」若受赠的那个人说:「我要什么、什么……」有这个脸吗,这都是不近人情嘛~你送人,不管他要不要,不管他用不用,你就给他送了去。比如一把扇子,你送他一把扇子,谁家没有扇子,你不必问他有没有。他有两把、十把,也不多,各尽其道。
三、赠人物品,必谦必敬。
「赠人物品」,这是当面给他,要是给长者,那就是献了。赠送一个普通人,也要必谦必敬。中国人懂谦虚,赠人都会说:「我这东西很薄。」,吾在台湾待多年了,人们送东西也说:「薄品,请笑纳。」台湾人是那里人呢,这里是这一套,那里也是这一套,要怎么解释,不用解释~在台湾有郡名、有言语、有文字、有风俗,都是中国的,都是大陆的。有念过书,就用不着解释
吾给大家说一桩事情,大家也就不必再考察了。例如台湾省下有县,台湾有这一套,日本没有这一套。这一套是那里来的,你查书看看,这些事情都是在大
80
陆的一些情形。像姓张的,姓王的郡名,他不晓得,他就找他的老根。姓王的,吾大概知道是天水。姓李的,很简单,都是陇西。日本人也不是有姓李的吗,可没一些陇西的。这个还须要解释吗,要解释,就是不读书之过也。这都不是现在的事情。
四、赠人物品,外必用包裹,婚嫁庆寿例外。
「赠人物品,外必用包裹」,你看台湾也是这样嘛~你送人东西得包装,不叫人看见,这是礼貌。但有例外,婚、嫁、庆、寿是例外。
你看人家送礼仪、奠仪,就是一个红纸套、白纸套送去,也没包起来藏着。那个事情是可以公开的,不止一个人如此,一律都是公开的。平素就不行,平素赠物那可得包。
五、平素赠物,座有他客,须避观听,远来及初晤,可不避。
「座有他客」,譬如你上人家家去,人家上你家来。譬如吾今天还有客人在,李某某来了,我有点东西要送你,座有他客,你就不能送,你要送,那个人很难堪。
你譬如有生疏的客人上吾那儿去,从远道来,这没法子,他要走,不得不送。他有几位客人,吾就预备几份礼,你若不拿出来,只给这位,那几位脸色会很难看,这无非是礼貌。再怎么样也要回避、回避,说:「嗨~我有话给你说」,先别把东西拿出来,请他到别的地方去,我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你,请你等着,就给了他,那样可以。
你送东西,不要叫别人下不了场啊~这是必须回避,不让别人看。假如人家送东西,不给我,你也不必看,他送他的东西,你在这装不懂。还能不懂吗,就是要装不懂,这都是世故人情。
但是有一层例外,远来及初晤的客人,可以不必回避。你譬如我们这儿有客人,忽然在外头又有客人来了,那儿来的呢,外国来的,或者日本来的,他要走,送他东西,可以不必回避,这是例外呀~只送给远来与头一回见面的客人,对在座其他客人不要紧,这个讲得下去,可以不回避。
六、受赠先略谦辞后受,称谢,逾日须往拜。
81
人家送我们东西,先得略辞。你得听明白,不是坚辞。「略」就是说:「我不敢当」,这样就行了。你要是坚辞,那意思是说:「不是我贪图人家东西,人家送我东西,我不要、我不要…」另一人则说:「你拿着、你拿着、拿着」,这很不好看。略为一辞就是如此,礼尚往来嘛~后来你再想个法子。把礼物接过来,说声:「多谢~多谢~」
「逾日」,隔一天两天,要去回拜。回拜也可以送东西,或是接风洗尘,这可看情形。要是这个人住在这儿,不走了,你收他东西,过了一天,拿了东西回了他的礼,这请客就不必了。
七、长者赐,不敢辞。
你譬如平素见到的长者,他年纪比我们大,也没什么关系,只要是熟人,或是我们的长辈,赐的东西不可辞。长者赐,你说:「我不要」,这是大毛病。 吾给你说,这是礼记上的。从前有君主的时候,当皇帝送你东西,你说:「我不要、我不要…」,这行了,这得要砍头。
戌、庆吊
一、参加吉礼,不谈衰丧话,不戚容,不啼泣。
「参加吉礼」,这吉礼指的有好几条,大家听明白,祭祀是这些礼节的第一条礼,所以叫吉礼。再有一种,结婚、出嫁也在吉礼之中。再一种,现在很流行,古时候是非礼,什么东西呢,做寿。都归于吉礼一类。
庆吊有应办,可以不办,这里说的是应办的礼。
参加吉礼,或者嫁娶,或者做寿,请你去,你参加吉礼,到那谈话得说吉祥话,得说好话,这叫人情世故。他们今天结婚,你在那儿说:「某人家人口今日不好,去年儿子结婚,到了第二年,儿子就死了。」你原来是说别家,可是人家家里现正在办这一套,你这套是瞎祝词,还是故意在咒骂呢,或者谈的不高兴,自己在那唉声叹气说:「倒霉、真糟糕。」人家在那里行吉礼,你说谁倒霉,谁糟糕,谈着谈着,自己在那哭了,人家也没叫你来吊孝。这都是不近人情。 学这些东西,无非是世故人情。今日之下世故不懂,人情也不懂。世故人情都不懂,能给国家办事无此道理。好在吾是百无禁忌,要是吾有禁忌,那就不得了了。
82
上吾那儿去,有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千奇百怪的一些人,吾是愈忙愈会遇上这些怪事。
「不谈衰丧话,不戚容」,什么叫戚容,皱眉头,很衰丧的样子,这个样子也不行~人家是喜事,大家遇见就笑嘛~愁眉不展也不行,这个要懂的。你愁眉不展,得跑到旁边去愁眉不展,别跑到礼堂内愁眉不展。
「不啼泣」,别在那哭泣。这个要记住,你要不然,主人看见你这个样子,你临走时,主人不送客这还是好的,你前脚走,后脚人家就骂你:「真丧气,今天碰见这么样一个人,这个人出门就该死~」你自找的嘛~
二、居丧不参加吉礼,只送仪物。
「居丧不参加吉礼」,什么叫居丧,譬如我们家有丧事,从前服丧有年限,中国是三年,后来官场中为了还要办公等等,减成二十七个月,做为三年,这二十七个月都在丧中。再缩短一步,分大小丧,这个吾不讲,一讲大家就麻烦了。总而言之,二十七个月,现在大家也不讲了,连一年限,大家也不讲了。 父母之丧几年呢,从前吾上学,民国十年前还这个样子,什么样呢,从前规矩,父母死了,「囚首丧面」,居丧时,胡子不修饰,脸也不洗,就跟监牢内贼寇一般。若缩短居丧时间,以一百天守父母之丧。从前清朝时,居丧期间,一百天内头不洗不剃,胡子也一概不许剃,一百天内头发留得很长。民国是整个剃光头,光头在居丧时也尽让它长去。民国十年前,百日之内居丧,连胡子加头发还这样子,都得看出来。五四运动以后就变了,今日之下更认不出来了。从前居丧认得出来了,看百日之内穿的衣服,衣服样式有变化,衣服是粗的布匹,连夏布都不许穿。
现在则顶着四方帽,这是台湾话。要是不顶着孝帽,那得找麻烦了,人家见你居丧没顶孝帽,人家会说:「你是学孔老二的呀,」是啊~我知道,但是我不信,我信马克斯、恩克斯这个。他信他的,吾信吾的,吾下生来就在圣贤之邦,吾可没下生在马克斯那个地处~吾不听那个,因为吾出生之地不同。狗生的是狗,兔子窝生的是兔子,吾是人,吾也不学「马」。人家会说:「你不是该死吗,」吾早就该死了,还有什么关系呢,吾现在是多活好几天。
83
把居丧说出来,只可凭良心用事了。从前人在居丧时,不参加吉礼。亲戚朋友他家有吉礼,他当然给我们帖子,人家是恭敬我们,不参加怎么办,只送仪物,人情世故啊~他家有喜事,你家遭了不幸,我送礼去,外皮包了个包,吉礼嘛所以送了红包。红套上旁边写上制字,你家有喜事吉礼,我们依从他。这一条我们要记住。
现在人虽然不在乎这个,不能居丧一百日,可是在四十九日以内没有满七,就不参加吉礼。人家结婚满堂红,你穿了一身素,予人不吉祥。从前在家庭之中,女子只要有丈夫,不管妳长得多么丑,早晨起来,洗脸后,胭脂粉必得用上,这是一定的。但不是今日之下为漂亮而化妆,为的是丈夫与父母。你要是脸上没有胭脂,或许丈夫不挑剔,公婆看了就不高兴,叹气说:「唉~什么事呀~我还活着呢~」听这句话,想想吧。到这儿,还听不懂那,还有什么办法,现在你得看情形,人家办婚礼,你居丧还是在七七、四十九日内,不参加比较好,但礼还是要送。
三、丧服不入公门,不观吉礼。
「丧服不入公门」,公门指各机关公家地处,不能以私废公。丧服不是你平素穿的素衣服,而是披的麻衣,要进入公门,只可在门外等,递帖进去说:「某人在此谢了,不能进公门。」公门是公家的,凶服不能进公门。 「不观吉礼」,那儿有吉礼,你披麻衣,不但不能去,连观都不许。
四、贺婚在众宾前,辞不谐谑。
譬如咱出席祝贺人的婚礼,说些开玩笑的话,自古以来,这种风俗流行很久,是一种迷信。还有晚上送入洞房时,新郎白天行礼,照应客人;晚上必得伴郎送进去,都有规矩的。你看京戏「龙凤配」,刘玄德上洞房,还要周瑜送他。送到相当地处,刘备不让他走,周瑜说:「你看那来了一个人」,刘备往那一看,周瑜就趁机偷跑了。这都有规矩的。伴郎把新郎送进去,就得退出来,就可关门休息了。但有闹房的风俗,要是不听不闹,子孙不旺~这是一种迷信。原来「婚」没有女字旁,是在黄昏行此礼,这到后来改了,改时辰,多半是在白天。在台湾有「三天不分大小」的谚语,白天行完了礼,亲友不分老少,三天可进去看看。
84
国家要是懂这个,不必撒传单,台湾人不是中国人,难道还是日本人,是美国人,这是废话,愈说愈倒霉。他讲的话,供的祖先与神位,一律都是内地。他说的北方土话,济南土话都是那儿的,看看古韵,懂得反切音,自然就明白了,用不着说废话。你譬如台湾人供的魁星、哪咤三太子、诸葛亮、关公,这些都是台湾供的,这些是那里来的,怎么没供伊藤博文,所以不学无术就难以讲话了。
白天不分大小,可以随便看新娘,赞叹几句。要不是这天结婚,长辈不可以跑入晚辈房间去,屋子都不入。你没看京戏「凤还巢」,太监做和事佬,到门口不进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 13:32:08 | 顯示全部樓層
因对方是晚辈的原故。现在吾还上学,京戏就是吾的老师,多亏了看京戏,他教了我。若不是结婚日,平素上人家去看女人,这是谁呀,那是小孩子,或是他的女人。平常进去看别家的女人,说:「哦~长得真漂亮。」那里好、那里好,你在那赞叹。吾给你说,这是大毛病,小心~现在已经不在乎了,要是从前,你要是说上三句,就给一耳光,滚出去,这些话不是你应该说的,她漂亮关你什么事,这是谐谑,谐谑是古时候说的话。
今日之下,结婚礼堂里,来宾赞叹几句,双方父母都在场。介绍人要如何介绍,如在那儿介绍说,这对新人在赤崁楼、公园,在那儿干什么,你叫那两人不知羞耻,老人家如何坐得住啊,老人不在乎吗,其实是你不在乎。
昨天(,月,,日星期日)是卓文君生日,只有卓文君不兴这一套,两个人偷偷地离开了父母,后来他们收场很好,这是当街扯皮条。京戏上的司马相如说话很庄严,却上花脸。他做了一篇长门赋,长门赋是扯皮条的一篇文章,要是吾选文选,吾都勾掉了。司马相如做了官,回去见他的父母,摆架子,父母都不敢惹。卓文君还在那,头一扭,不理这个。司马相如这小子真是不忠、不孝……没一点好,全世界就只有台北给他盖情人庙。这一条就是台湾的奇耻大辱,这要怎么个提倡礼教法,现在人只要到美国,虽不做官,没得博士,也不认父母,父母不敢惹他,只得说软话。
「辞不谐谑」,在礼堂上,当着人家的父母面前开玩笑,教人家怎么下台,这当是指现在而言。结婚之后,离开礼堂,你说几句玩笑话没有关系。你不能在礼堂内亵渎,男女都在场,你是在唱淫戏吗,
85
五、临丧不笑。
说的是丧事。不论是上他家里去,或上殡仪馆,只要灵柩所在之处就算临丧,到那不笑。这还不会吗,人家死了人,吾问你,死人是好事,还是坏事,当然说的是普通话,不能说特别的。总是要表示人情,临丧不笑。
六、里有殡,不巷歌。
「里有殡」,里指咱这个街上、邻居。殡表示这天发丧,棺没出去在家里,谓之殡。古时一切都不便,粮食都得自己生产,都有唱歌,为什么,因工作很辛苦,推磨、揉面,这一天这个人心绪很难了,所以做什么事情都有歌,插殃也有歌,揉面前也有一个梆子,随敲随唱。古人的歌都有用意,他的心就在歌上,你要他不唱歌便胡思乱想。胡思乱想是人的大毛病,你把吾这句话记住。
咱们三藏经典也没念完,就算你都念完了,一言以蔽之,不胡思乱想,什么事也完了。什么人不胡思乱想,就空空如也,就成了功了,就行了。昨天吾给诸位说,就是学三大阿僧祇劫,也办不到不胡思乱想。
「里有殡,不巷歌」,从前在街上走着唱歌,现在警察禁止,从前不禁止,在乡间更是不免。只要我们邻里乡党家还没出殡,我们在街上就不唱歌。
这样的风气,你想想是厚还是薄,这些邻居,你想想跟我们是一家还是不一家,孔子说过,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有意思还是没意思,你们大家想想,这个民族团结是不团结,你们大家看看。光撒传单,没意思、没用处。
七、饭于丧家,酒不赭颜。
你在丧家帮忙,你家住的远,不能回家吃饭,当然你在丧家帮忙就在那吃饭。内地办丧事,出殡这一天,众人等着送殡,宾客也多等着吊丧完后就启灵,不吃饭是不行的。
你是客,人家恭敬你,丧主会递酒。丧主不饮酒,而是给客人喝酒。咱在那喝酒,要略略喝喝,意思意思就可以了,不能红着脸。「赭」当红讲,红着脸,丧主出来看这个人没品性,不懂礼。
不但是喝酒喝到脸红不行,在丧主家虽可以吃饭,但是孔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连吃饱都不肯吃饱,不忍而咽不下,这讲的是真是诚。
86
八、佩会葬徽章者,礼终即卸去,不佩带他往。
这一条是现在的话。你要是佩着会葬徽章去了,送葬徽章种种不一,如白布或花等等,都有符号,在灵前佩戴表示有哀悼之心。要是行礼完了,就把所戴徽章摘下来,不可忘了带到别地方。上谁家去谁都不高兴,人家又没死了人。
咱家有丧事,邻居靠近两家都拿一块红布用钉子钉上,为什么,大家讲不上来,怕鬼魂走错了门。
中国是礼义之邦,在地球上五千年了,是不会亡族的,以后可不敢说。孔家店要是永远打倒,中国五伦还存在着,也是不会亡族。
亥、称呼类
课上到此,算完了。
后头「称呼类」,你们诸位自己看,吾也得多说一句话,怎么呢,称呼也有一些规矩,什么规矩呢,现在咱们同学们,朋友之中就有尊卑上下,大家听明白,现在是跟着洋人学的,洋人怎么样呢,是有名就完了,没字~中国是文化之邦,有名、有字、有别号。吾给诸位说,名字谁叫的呢,名字还不只一个名,还有乳名,这个台湾也有。乳名,一下生还没有叫什么名,就叫小狗子。不是大了上户口簿还是小狗子、小毛子,这叫乳名。乳名是他父母、长辈叫的,外人够不上叫。叫乳名以后,能走路上户口,这得取家名,从前叫学名。虽然不上学也取个学名,就是大名,学名比乳名好听。吾给你说,朋友不能叫人的学名,他的父母在他大了以后不叫小狗子、小毛子,就叫他那个学名,老师也叫他的学名。
你念的四书你看看,孔子叫子路是「由也」,叫颜子是「回也」。论语书上另外有叫「颜渊」、「季路」,那是怎么样,那都是旁人记载的,并不是孔子说的,同学们只许称字。字是如何来的呢,大概都是二十岁,一加冕加冠了,朋友送上个字,有名有字。自己要是有点技能,写得好或是画得好,或是还有学问好等等这些东西,自己又取些别号。所以一个人有若干种名字,这个大家要知道啊~
你对朋友可以称呼他的字,对于朋友家的长辈,号、字都不能叫,这一叫你成了老前辈,跟他父母成了朋友,你的朋友就成了你的姪子了,这个吾见了很多。
吾也不便什么事情都管,就有一些人嫌吾太呆板,老早就要打倒礼教了,你
87
怎么还弄这一套,不合时代了。不合时代,不错~吾也知道不合时代,但是你在外头若了碰钉子,那可合时代,学吾这套,在外头不碰钉子就是了。
最后总明
最后总明常礼举要「常礼」这两个字,礼有常礼,有非常礼,种种的不同。这些礼,在日用平常所必须要的,这是常礼,人人必须有的。而且加个「举要」,也不是讲详细。讲起详细的都在曲礼上,曲礼一处还不行,还得参考仪礼。
咱这个举要呢,就是人人皆知。这不是说今日之下,说民国以前,乡间放牛的、放羊的,没念过书的,他也懂得的,这可算是举要~咱们谈的这个话,他们也懂,为什么呢,自小时候都学过,日久天长都见过,把话说完了。别以为把这个听完了,自己就算是懂礼了,那是一句太荒唐的话。
88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弘憶佛教論壇

 

繁體字 簡體字

釋大寬法師 | Facebook 祝福您 福慧增長,如意吉祥。

 | 中國佛教協會 | 原始佛教會 | 求職網站 | Super Wiki | 免費佛教音樂網 | 佛教影片 | 中國佛教會 | Instagram IG | 水陸法會 | 三壇大戒 | 佛教 Buddhism | Buddha 佛陀 |

| 中國佛教音樂網 | 放燄口教學 | Ptt 批踢踢 | 免責聲明書 | 中國佛教協會 | 纵横搜索 | 佛教文物購物網 | 多媒體下載 | 佛教書店書局 | Google+ | Buddhism wiki |

| 佛教法會活動 | 佛教音樂網 | 佛教沉香論壇 | 佛教經典功德會 | 大藏經 | 佛學辭典 | 電子書免費下載 | 佛陀紀念館 | 佛光山 | Youtube網站 | 佛教音樂 | 佛教經典 |

| 牟尼精舍學佛網 | 佛教線上圖書館 | 佛法入門 | 佛學資料 Books | 中國佛教網圖書館 | 兒童佛學班 | 佛網 | 新浪網Sina | Yahoo! | Google | 百度 | Bing | Alexa網站排名 |

| 兒童佛學夏令營 | 佛教維基百科全書wiki | 十大新聞 | 慈悲喜捨小站 | 佛經 | 梵文咒輪 | 摩尼 | 佛教 wiki | 佛教圖書館 | 佛教論壇 | 佛教 | 佛教經典梵文 | 佛像觀音圖片集 |

 

台灣佛教論壇推薦排名

台灣佛教論壇排名推薦

精靈寶可夢 Pokemon Go

手機遊戲 mobile game

弘憶佛教論壇

弘憶佛教論壇 China Buddhism Wiki Blog

弘憶佛教論壇 Pixnet Net

基礎佛學資料

佛學教室。佛法入門

佛教戒律學綱要

心得分享討論版

感人文章。故事書籍

淨業與念佛

禪宗 Zen。生活禪

密宗金剛乘

佛教寺廟。活動看板

佛法與生活

佛教音樂。佛曲mp3

免費結緣訊息

佛教釋大寬法師佛學問答

咒語教學。佛經介紹

中國佛教會BAROC

線上翻譯網站 Online translation website

台灣論壇 Taiwan Forum

中國大陸佛教論壇

沉香論壇 Agarwood

電子書免費下載

維基百科知識專家

弘憶兒童佛學班

電影。電視 Movie TV

世界新聞。生活資訊

健康。遊戲。熱門

Mobile 手機王。電腦 App

Ptt bbs web 批踢踢

免費廣告 Free Advertising

求職網站。招職招聘Jobs

摩尼網bbs網路社區。留言板

中國佛教協會 China Buddhist Association

中國佛教協會

中國佛教協會 Facebook

中國佛教協會 China Buddhism Wiki Blog

中國佛教協會 Pixnet Net

中国佛教协会

中国佛教会

地藏论坛 www.bskk.com 

地藏缘论坛 www.folou.com

中国佛教史

佛教音乐 Music

佛教故事 Stories

佛教歌曲 Song

佛教文物 Relics

佛教活动 Activities

佛教电视台 TV 

佛教导航 

佛教新闻 News

佛教维基百科 Wiki

佛教网站搜寻 

佛教线上图书馆

佛学知识 

佛教七宝

佛教历史文化

世界佛教论坛

佛教正法中心

中国佛教如来宗派 

佛教大藏经 Cbeta

佛网留言板

 

| 求職 | 新聞 | 電視 | 影音 | 字典 | 拍賣 | MP3 |  健康 | 知識 | 雜誌 | 生活 | 下載 | 網路書店 | 佛光山 | 佛陀紀念館 | 佛教如來宗 |

| 楞嚴經 | 金剛經 | 大悲咒 | 楞嚴咒 | 法師 | 佛教經典數位圖書 | 陀羅尼 | 佛教線上 | 佛教維基 | 網路書店

| Google Adwords | 佛教七寶 | 佛教歌曲 | 佛教四大名山 | 禪宗 | 禪定 | 標點符號 |

| 六字大明咒 | 熱門 app | 唵嘛呢叭咪吽 | 歌曲下載 | buddha buddha | 下載mp3歌曲 | 下載mv | 下载的音乐

| 熱門關鍵字 | 熱門電影 | 下載音樂網 | 音樂下載免費 | 露天拍賣 | 拍賣網

| 中央氣象局 | 地震 | 12000 | 波羅蜜 | 海濤法師 | 台灣論壇 | 教育部字典 | 英文翻譯中文 | 國語字典 | 藏傳佛教

 | mp3下載 | 惜物網 |  | 林志炫 | 大愛電視台 |  | 教育部字典國語辭典

| 馮馮 | 抽籤程式 | ppar |  | 大悲咒下載 | 英翻中 | txt電子書下載 | 中翻英 | 佛教論壇

| 竹林寺 | android mp3 | 聲音沙啞 | 下課鐘聲 | 禪修 | youtube下載 | 地藏論壇 | 地藏緣論壇

| 中国佛教协会 | 母親節 | 藥師經 | 佛教電視台 | 購物拍賣

| wiki en | 威力彩 | 黃金價格 | 黃金 | 六祖壇經 | 蕭平實 | 周杰倫 | 熱門 | QQ空间 | 台電 | 停電 | 指考 | china.buddha00@gmail.com

| 新浪微博 | 騰訊微博 | 統一發票 | 高鐵 | Claude Debussy | iPhone 6 | iPad | 停班停課 | 颱風假 | 台北市政府 | 行政院 | 中元節

| App 推薦 | 電視頻道 | TV線上看 | 佛教釋大寬法師 |  | Buddha Facebook

| 施食儀軌 | 奧運 | 線上鬧鐘 | 摩尼網

| 金色蓮花 | 服貿協議 | 電視連續劇 | 佛教如來 | 釋大寬 咒輪 | 佛學資料 | 達賴喇嘛 | 佛學多媒體 | 佛學數位圖書館 | 萬年曆

 | 潮音禪寺 | 黃色小鴨 | 比特幣 | 海雲繼夢 | 大華嚴寺 | 佛教維基wiki | 導覽手冊 | 悟禪法師 | 釋大慈法師 | 咒輪貼紙

| 生命加油讚 | WeChat 微信 | Line貼圖 | 短網址 | 蓮池庵 | 光明禪寺 | 生命的意義 | 密勒日巴傳DVD | 2016總統大選 | 廣欽老和尚 | 明若曉溪

| 生命靈數 | 明曉溪 | 生命教育 | 海濤法師爭議 | 慧律法師mp3 | 水陸法會 | 百年虛雲 | 佛舞 | 準提咒 | 柯文哲

| 藥師佛 | 華嚴聖因精舍 | 釋大寬 施食 | 覓菩提 | 傳悔法師 | 陳喬恩wiki | 華嚴經 | FLV | 優酷youku

| 療痔病經 | 健康長壽秘密法 | 佛曲 | 最心新聞 | 梵網經 | 時事新聞 | ptt wiki | 守成 | 學佛入門 | BBC | 學佛群疑

| 學佛心得 | 佛教書信 | Apple Wiki | 台鐵 | 最新新聞 | 教師節 | 護身符 | 作七 | 做頭七 | 悟禪法音 | 佛教如來宗wiki

| Amazon亞馬遜 | apk | Agoda旅遊飯店住宿 | 台灣十大論壇 | 十大熱門論壇 | 十方論壇 | 橙劑 | 淨心長老 | 釋海濤法師 | 佛陀 FB | 佛教音樂網Mp3

| 網路書店 | 網路書局 | Pixnet 痞客邦 | 咒輪&佛經 | 亞馬遜論壇wiki

| 搜尋引擎 | mp3音樂下載 | 影片電影 | 網購網站

| 台灣佛教論壇 | 台灣佛教網路論壇 | 心經 | 八十八佛

| 三壇大戒 | 宗教聯盟 | 中國佛教會 | 宗華教信聯盟

| 全职法师 | 中國佛教會baroc | 

 | 供香功德 | 供香咒 | 供香偈 | 世界佛教論壇 | 佛教戒律學綱要 | 小说漫画网 | 維基百科 | 沙彌律儀要略集註

| 牟尼丸 | 縵衣 | 佛教戒律學綱要 pdf | 出家戒律學 | 四分律比丘尼戒本 | 

GMT+8, 2018-1-21 16:19 , Processed in 0.15452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