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 弘憶論壇 | Google Yahoo Facebook PTT

 找回密碼
 註冊
查看: 104|回復: 0

大正藏第03册No.0152六度集经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8-8 18:34: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摘自《大正藏第 03 册 No. 0152 六度集经》



身口意常行,清净十业道。
人知奉其上,君父师道士,
信戒施闻慧,终吉所生安。
谛知五阴法,深修六和敬,
远离不恭敬,除去六触身,
观六度相续,舍彼六爱身。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瞋痴,
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
罪亡心灭两俱空,是则名为真忏悔。

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
愿诸众生永离众苦及众苦因,
愿诸众生永具无苦之乐,我心怡悦,
于诸众生永离贪嗔之心,住平等舍。

一切法,无所有,毕竟空,不可得。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无我见,无人见,无众生见,无寿者见。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诸行无常,一切皆苦,诸法无我,寂灭为乐。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
始从今日,乃至命存,
皈依佛陀,两足中尊;
皈依达摩,离欲中尊;
皈依僧伽,诸众中尊。(三遍)

诸佛正法圣贤僧,直至菩提我皈依。
以我所修施等善,为利有情愿成佛。

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
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真诚 清净 平等 正觉 慈悲
看破 放下 自在 随缘 念佛
诚敬谦和,仁慈博爱。一门深入,长时薰修。
敦伦尽分,闲邪存诚,信愿持名,求生净土。

父子有亲 夫妇有别 君臣有义 长幼有序 朋友有信
父慈子孝 兄友弟恭 夫和妇顺 君仁臣忠 朋实友信
仁义礼智信 温良恭俭让 礼义廉耻 孝悌忠信 仁爱和平

娑婆一场梦,啥都是假的,生死心恳切。六根接触六尘境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放在心上,不起心、不动念、不分别、不执着。六根接触六尘境界,心上只有一句阿弥陀佛,看一切人是阿弥陀佛,看一切事是阿弥陀佛,看一切万法是阿弥陀佛,全是阿弥陀佛。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从心上放下自私自利、是非人我、名闻利养、五欲六尘、贪嗔痴慢、怀疑嫉妒、忧惧牵挂、七情情执、爱憎怨亲、胜负得失、身见对立、成见邪见、控制占有。

佛即问弥勒。心有所念几念几相几识耶。弥勒言。拍手弹指之顷。三十二亿百千念。念念成形。形形皆有识。识念极微细不可执持。佛之威神入彼微识皆令得度。
舍利子!十二缘生者,所谓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如是生者,即一大苦蕴生。舍利子!彼无明灭即行灭,行灭即识灭,识灭即名色灭,名色灭即六入灭,六入灭即触灭,触灭即受灭,受灭即爱灭,爱灭即取灭,取灭即有灭,有灭即生灭,生灭即老死、忧、悲、苦、恼灭;如是灭,即一大苦蕴灭。舍利子!世尊如是说,为十二缘生。
菩提树下。四十八日。乃于癸未二月七日之夕。入正三昧。二月八日明星出时。廓然大悟。成正等觉。叹曰。奇哉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
祖以杖击碓三下而去。惠能即会祖意,三鼓入室;祖以袈裟遮围,不令人见,为说《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万法,不离自性。遂启祖言:‘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祖知悟本性,谓惠能曰:‘不识本心,学法无益;若识自本心,见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师、佛。’
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今现在说法。
我作佛时,所有众生,生我国者,远离分别,诸根寂静。若不决定成等正觉,证大涅槃者,不取正觉。
我作佛时,寿命无量,国中声闻天人无数,寿命亦皆无量。假令三千大千世界众生,悉成缘觉,于百千劫,悉共计校,若能知其量数者,不取正觉。
我作佛时。光明无量。普照十方。绝胜诸佛。胜于日月之明。千万亿倍。若有众生。见我光明。照触其身。莫不安乐。慈心作善。来生我国。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我作佛时。十方众生。闻我名号。至心信乐。所有善根。心心回向。愿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
我作佛时。十方世界无量刹中。无数诸佛。若不共称叹我名。说我功德国土之善者。不取正觉。
东方恒河沙数世界。一一界中如恒沙佛。各出广长舌相。放无量光。说诚实言。称赞无量寿佛。不可思议功德。南西北方。恒沙世界。诸佛称赞。亦复如是。四维上下。恒沙世界。诸佛称赞。亦复如是。何以故。欲令他方所有众生,闻彼佛名,发清净心,忆念受持,归依供养。乃至能发一念净信,所有善根,至心回向,愿生彼国。随愿皆生,得不退转,乃至无上正等菩提。
每自作是念,以何令众生。得入无上道,速成就佛身。
无边殊胜刹。其佛本愿力。闻名欲往生。自致不退转。

一心观礼,娑婆教主,九界导师,如来世尊,于五浊世,八相成道,兴大悲,悯有情,演慈辩,授法眼,杜恶趣,开善门,宣说易行难信之法。当来一切含灵,皆依此法,而得度脱,大恩大德,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一拜三称
一心观礼,清净法身,遍一切处,无生无灭,无去无来,非是语言分别之所能知,但以酬愿度生,现在西方极乐世界,常寂光土,接引法界众生,离娑婆苦,得究竟乐,大慈大悲,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一拜三称
一心观礼,经云:当来经灭,佛以慈愍,独留此经,止住百岁,遇斯经者,随意所愿,皆可得度,是故我今至心顶礼,广大,圆满,简易,直捷,方便,究竟,第一希有,难逢法宝,《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
南无阿弥陀佛  一拜三称
一心观礼,一乘了义,万善同归,凡圣齐收,利钝悉被,顿该八教,圆摄五宗,横超三界,迳登四土,一生成办,九品可阶,十方诸佛同赞,千经万论共指,宝王三昧,不可思议,微妙法门。
南无阿弥陀佛  一拜三称
一心观礼,弥陀化身,从闻思修,入三摩地,返闻自性,成无上道,修菩萨行,往生净土,愿力宏深,普门示现,循声救苦,随机感赴,若有急难恐怖,但自皈命,无不解脱,万亿紫金身,观世音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一拜三称
一心观礼,净宗初祖,以念佛心,入无生忍,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入三摩地,斯为第一,与观世音,现居此界,作大利乐,于念佛众生,摄取不舍,令离三途,得无上力,无边光智身,大势至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一拜三称



止贵愿力强,那怕妄想多,散乱固成病,分别易入魔。
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句佛,打得念头死,许汝法身活。
误人第一是多疑,疑网缠心不易知,勘破疑魔勤念佛,功纯自有佛加持。
疑能生苦苦生疑,咬定牙关念阿弥,念得疑情连蒂断,到此方知我是谁。
疑心净尽见真心,凡圣良由一念分,全在功夫绵密处,非关慧解与多闻。
正念坚持即是慧,思量卜度转成痴,扫除自己闲枝叶,除却阿弥百不知。
弥陀教我念弥陀,口念弥陀听弥陀,弥陀弥陀直念去,原来弥陀念弥陀。
老实,听话,真干。不怀疑,不夹杂,不间断。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

若要佛法兴,唯有僧赞僧。
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依法不依人。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大正藏第 03 册 No. 0152 六度集经




  六度集经卷第八

  吴康居国沙门康僧会译

  明度无极章第六(此有九章)

  (八三)

  闻如是:

  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千二百五十比丘俱,菩萨万人共坐。第一弟子鹙鹭子,前稽首长跪白言:“车匿宿命有何功德?菩萨处家当为飞行皇帝,而劝弃国入山学道,自致为佛,拯济众生,功勋巍巍乃至灭度。唯愿世尊为现其原。”

  佛叹曰:“善哉善哉!鹙鹭子所问甚善!车匿累世功勋无量,尔等谛听,吾将说之。”对曰:“唯然。”

  佛言:“吾昔为菩萨,在尼呵遍国,其王闻:‘人或为道升天,或为神祠升天者。’王自童孺来,常愿升天未知所由。国有梵志四万余人,王现之曰:‘吾欲升天,将以何方?’耆艾对曰:‘善哉问也!王将欲以斯身升天耶?以魂灵乎?’王曰:‘如斯坐欲升天也。’曰:‘当兴大祀,可获之矣。’王喜无量,以金银二千斤赐之。梵志获宝归,快相娱乐,宝尽议曰:‘令王取童男童女光华逾众者各百人,象马杂畜事各百头,先饭吾等却杀人畜,以其骨肉为陛升天。’以事上闻,王曰:‘甚善!’王即命外臣疾具如之,悉闭着狱,哭者塞路,国人佥曰‘夫为王者,背佛真化,而兴妖蛊,丧国之基也。’梵志又曰:‘傥杀斯生王不获升天,吾等戮尸于市朝,其必也。’重谋曰:‘香山之中有天王妓女,名似人形神,神圣难获,令王求之。若其不致,众事都息,吾等可无尤矣。’又之王所曰:‘香山之中有天乐女,当得其血合于人畜以为阶陛,尔乃升天。’王重喜曰:‘不早陈之,今已四月始有云乎?’对曰:‘吾术本末。’王令国内黎庶并会,快大赏赐,酒乐备悉,‘今日孰能获神女乎?’民有知者,曰:‘第七山中有两道士,一名阇犁,一曰优奔。知斯神女之所处也。’王曰:‘呼来!’使者奉命,数日即将道士还。王喜设酒为乐七日,曰:‘尔等为吾获神女来,吾其升天以国惠尔。’对曰:‘必自勉励。’退坐,寻求二月有余,经七重山乃之香山,睹大池水,纵广三十里。池边平地有大宝城,纵广起高各八十里,宝树周城曜曜光国,池中莲华华有千叶,其有五色光光相照,异类之鸟唱和而鸣。城门七重,楼阁宫殿,更相因仍,幢幡韑晔,钟铃五音,天帝处中倡人相娱。七日之后,释出游戏,于池沐浴,快乐已毕,当还升天。池边树下有圣梵志,内外无垢,获五通之明。两道士进稽首曰:‘斯音绝世,将为谁乐?’答曰:‘头魔王女等千余人,于斯游戏,方来修虔,尔等早退。’受命退隐,议曰:‘斯梵志道德之灵,吾等当以何方致天女乎?唯当以蛊道结草祝??投之于水,令梵志体重天女灵歇耳。’即结草投水以蛊道祝。帝释旋迈,诸天都然,唯斯天女不获翻飞,两道士入水,解其上衣以缚之。女曰:‘尔等将以吾为?’答如上说。以竹为箄行道七日,乃之王国。诣宫自惧,王喜现女为之设食,慰劳道士曰:‘吾获升天,斯国惠尔。’

  “王之元子名难罗尸,为异国王,厥太子名须罗,先内慈仁,和明照大,初见世众生未然之事,无窈不睹,无微不达,六度高行不释于心,自誓求如来.无所著.正真觉.道法御.天人师.善逝.世间,逮于本无。王曰:‘吾当升天,呼皇孙辞。’孙至稽首,受辞毕,退就座。王曰:‘尔亲逮民安乎?’对曰:‘蒙润普宁。’孙曰:‘吾不求天女为妃者,王必杀其傥。’因人以闻。王曰:‘吾当以其血为陛升天。’孙即绝食,退寝不悦。王惧其丧,即以妃焉。内外欣怿,所患都歇。

  “四月之后,梵志复闻曰:‘当为陷杀诸畜生以填陷中,取神女血以涂其上,择吉日祠天。’王曰:‘善哉!’命诸国老群僚黎庶:‘当兴斯祀。’皇孙闻之,怃然不悦,难梵志曰:‘斯祀之术出何圣典乎?’答曰:‘夫为斯祀,祚应升天。’皇孙难曰:‘夫杀者害众生之命,害众生之命者,逆恶之元首,其祸无际,魂灵转化,更相慊怨,刃毒相残世世无休,死入太山,烧煮脯割,诸毒备毕,出或作畜生,死辄更刃;若后为人,有戮尸之咎者,残杀之所由也。岂有行虐而升天者乎?’梵志答曰:‘尔年东始,智将何逮,而难吾等?’皇孙曰:‘吾宿命时,生梵志家连五百世,玩尔道书,清真为首。尔等巧伪,岂合经旨乎?’梵志曰:‘子知吾道,奚不陈之?’皇孙具说:‘梵志景则,圣趣至清,而尔等秽浊,残酷贪餮,虚以邪祀杀人众畜,饮酒淫乱,欺上穷民,令民背佛违法远贤不宗,尽财供鬼而亲饥寒,岂合圣趣沙门之高行乎?’梵志等恧惭,稽首而退。

  “孙即为祖王,陈无上正真.最正觉至诚之信言:‘夫欲升天者,当归命三尊,觉四非常,都绝悭贪、殖志清净,损己济众,润逮众生,斯一也。慈愍生命,恕己济彼,志恒止足,非有不取,守贞不泆,信而不欺,酒为乱毒,孝道枯朽,遵奉十德,导亲以正,斯二矣。忍众生辱,悲伤狂醉,毒来哀往,济而不害,喻以三尊,解即助喜,慈育等护,恩齐二仪,斯三矣。锐志精进,仰登高行,斯四矣。弃邪除垢,志寂若空,斯五矣。博学无盖,求一切智,斯六矣。怀斯弘德终始无尤,索为三界法王可得,升天何难?若违佛慈教,崇彼凶酷,残众生命,淫乐邪祀,生即天弃,死入三涂,更相雕戮,受祸无穷。以斯元恶,庶望升天,譬违王命者冀获高位也。’王曰:‘善哉!信矣!’开狱大赦,却绝诸妖,即举国宝命孙兴德。皇孙获宝都料穷民,布施七日无乏不足。布施之后,劝民持戒,率土感润,靡不遵承。天龙鬼神,佥然叹善,为雨名宝众彩诸谷。邻国慕德归化,犹众流之归海也。皇孙将妃辞亲而退,还国闭合废事相乐,众臣以闻曰:‘不除其妃,国事将朽矣。’父王曰:‘祖王妻之,焉得除乎?’召而闭之。妃闻恧然,飞还本居之第七山,睹优奔等告之曰:‘吾婿来者为吾送之。留金指镮为信。’父闻妃去,遣子返国,不睹其妃,怅然流泪。护宫神曰:‘尔无悼焉,吾示尔路。妃在第七山,疾寻可及。’皇孙闻之,即服珠衣,带剑执弓,衣光耀四十里。明日至七山,睹妃折树枝投地为识,前见两道士问曰:‘吾妃历兹乎?’曰:‘然。’以环付之,翼从俱行。以木为桥,度彼小水,之八山上,睹四禅梵志,五体投地,稽首为礼曰:‘睹妃经斯乎?’答曰:‘经兹矣。且坐须臾,吾示尔处。’时天王释化为猕猴,威灵震山,皇孙大惧。梵志曰:‘尔无惧也,彼来供养。’猕猴睹三道士,疑住不前。梵志曰:‘进。’猕猴即进,以果供养,梵志受之。四人共享,谓猕猴曰:‘将斯三人至似人形神所。’曰:‘斯何人令之升天乎?’梵志曰:‘国王太子开士之元首者,方为如来.无所著.正真道.最正觉.道法御.天人师,众生当蒙其泽得还本无。’猕猴叹曰:‘善哉!开士得佛,吾乞为马。’优奔二人,一愿为奴,一愿为应真。开士曰:‘大善!’即俱升天。道有缘一觉五百人,俱过稽首,遣猕猴还取华散诸佛上,愿曰‘令吾疾获为正觉,将导众生灭生死神还于本无。’三人又如前愿,俱为诸佛稽首而去。

  “到似人形神城门之外,猕猴稽首而退,三人俱坐。时有青衣出汲水,开士问曰:‘尔以水为?’答曰:‘给王女浴。’开士脱指环投其水中,天女睹环,即止不浴,启其亲曰:‘吾夫相寻,今来在兹。’亲名头摩,喜而疾出,与之相见。开士稽首为婿之礼,两道士稽首而退。王请入内,手以女授,侍女千余,天乐相娱。留彼七年,存亲生养,言之哽咽,辞退归国。天王曰:‘斯国众诸,今以付子,而去何为?’开士又辞如前。王曰:‘且留七日,尽乐相娱。’七日之后有大神王,诣天王所贺曰:‘亡女既归,又致圣婿。’天王曰:‘吾女微贱,获圣雄之婿,思归养亲,烦为送之。’鬼王敬诺,即以天宝为殿,七层之观、众宝天乐世所希睹,鬼王掌奉送着本土,稽首而退。

  “开士睹亲,虔辞备悉,祖王喜而禅位焉。天女鬼龙靡不称善。大赦众罪,空国布施,四表黎庶,下逮众生,济其穷乏,从心所欲。众生踊跃靡不咨嗟,叹佛仁化润过天地,八方慕泽入国,若幼孩之依慈母,祖王寿终即生天上。”佛告鹙鹭子:“皇孙者,我身是。四禅梵志者,鹙鹭子是。优奔者,今目连是。阇梨者,今车匿是。天帝释者,揵德是。父王者,迦叶是。祖王者,今白净王是。母者,吾母舍妙是。妃者,俱夷是。菩萨累载以四等弘慈,六度无极,拯济众生,难为筹算。”

  佛说经竟,诸菩萨四辈弟子,天龙鬼神及质谅神,靡不欢喜,作礼而去。

  (八四)遮罗国王经

  “昔者,遮罗国王嫡后无嗣,王甚悼焉,命曰:‘尔归女宗,以求有嗣之术,还吾不尤也。’后泣辞退,誓命自捐,投陨山险,遂之林薮。天帝释感曰:‘斯王元后,故世吾姊也,今以无嗣捐躯山险。’怆然愍之,忽尔降焉,以器盛果授之曰:‘姊,尔吞斯果,必有圣嗣,将为世雄。若王有疑,以器示之。斯天王神器,明证之上者。’后仰天吞果,忽然不睹天帝所之。应则身重,还宫睹王,具以诚闻。时满生男,厥状甚陋,睹世希有。年在龆龀,聪明博畅,智策无俦,力能躄象,走攫飞鹰,舒声响震若师子吼,名流遐迩,八方咨嗟。王为纳邻国之女,厥名月光,端正妍雅,世好备足。次有七弟,又亦姝好。后惧月光,恶太子状,讹曰:‘吾国旧仪,家室无白日相见,礼之重也。妃无失仪矣。’对曰:‘敬诺,不敢替尊教。’自斯之后,太子出入未尝别色,深惟:‘本国与七国为敌,力诤无宁,兆民呼嗟!吾将权而安之。’心自惟曰:‘吾体至陋,妃睹必迈,迈则天下康、兆民休矣。’欣而启后欲一睹妃观厥仪容。后曰:‘尔状丑矣。妃容华艳,厥齐天女;觉即舍迈,尔终为鳏矣。’太子重辞,后愍之,即顺其愿。将妃观马,太子佯为牧人,妃睹之曰:‘牧人丑乎?’后曰:‘斯先王牧夫矣。’后将观象,妃又睹焉,疑之曰:‘吾之所游辄睹斯人,将是太子乎?’妃曰:‘愿见太子之光容。’后即权之,令其兄弟出游行国,太子官僚翼从侍卫。后妃观之,厥心微喜。后又入苑,太子登树,以果掷背,妃曰:‘斯是太子定矣。’夜伺其眠,默以火照,睹其姿状,惧而奔归。后忿曰:‘焉使妃还乎?’对曰:‘妃迈天下泰平之基,民终宁其亲矣。’拜辞寻之。

  “至妃国,佯为陶家,赁作瓦器,器妙绝国。陶主睹妙,赍以献王。王获器喜,以赐小女,传现诸姊。月光知婿之所为,投地坏焉。又入城赁染众彩,结其一疋为众奇巧,杂伎充满睹世希见。染家欣异,又以献王。王重悦之,以示八女。月光识焉,捐而不睹。又为大臣赁养马,马肥又调,曰:‘尔悉有何伎乎?’对曰:‘太官众味余其备矣。’臣令为馔以献大王。王曰:‘孰为斯食?’臣如实对。王命为太官,监典诸肴膳。以羹入内供王八女,欲致权道佯覆沃身,诸女惊惧,月光不眄。天帝释喜叹曰:‘菩萨忧济众生乃至于兹乎?吾将权而助之焉。’挑七敌国使会女都,尔乃兆民元祸息矣。化为月光父王手书,以月光妻之。七国兴礼造国亲迎,俱会相劳:‘翔兹何为?’各云:‘娉娶女名月光。’讼之纷纷,各出手书,厥怨齐声:‘当灭尔嗣,其为不忒。’遣使还书,佥然诘曰:‘以尔一女弄吾七国,怨齐兵盛,尔国丧在乎今矣。’父王惧曰:‘斯祸弘矣。将宿行所招乎?’谓月光曰:‘尔为人妃,若婿明愚吉凶好丑,厥由宿命,孰能禳之?而不贞一尽孝奉尊。薄婿还国,祸至于兹。吾今当七分尔尸以谢七王耳。’月光泣曰:‘愿假吾命漏刻之期,募求智士,必有能却七国之患者也。’王即募曰:‘孰能禳斯祸者,妻以月光,育以原福。’太子曰:‘疾作高观,吾其禳之。’观成,太子权病躇步倒地:‘须月光荷负,尔乃却敌矣。’月光惶灼惧见屠戮,扶胳登观,仅能立焉。太子高声谓七国王,厥音远震若师子吼,喻以佛教:‘为天牧民当以仁道,而今兴怒,怒盛即祸着。祸着即身丧。夫丧身失国,其由名色乎?’七国师雄靡不尸跄者,斯须而稣,欲旋本土。

  “太子启王:‘婚姻之道,莫若诸王矣。何不以七女嫡彼七王。子婿蕃屏,王元康矣!臣民休矣!亲获养矣!’王曰:‘善哉!斯乐大矣!’遂命七王以女妻之。八婿礼丰,君民欣欣。于斯王逮臣民,始知太子,月光之旧婿,即选良辅武士翼从,各令还国。九国和宁,兆民抃舞,佥然赞叹曰:‘天降吾父!夫圣人权术非凡所照。’德聚功成,尔乃炅然无复讥谤。

  “还国有年,大王崩殂,太子代位。太赦众罪,以五戒六度、八斋十善,教化兆民。灾??都息,国丰众安,大化流行,皆奉三尊,德盛福归,众病消灭,颜影韑韑,逾彼桃华。所以然者?菩萨宿命室家俱耕,令妻取食,望睹妻还,与一辟支佛俱,行隐山岸,久久而不至。疑心生焉,兴忿执锄,欲往捶之。至见其妻,以所食分,供养沙门,退叉手立。沙门食竟,抛钵虚空,光明暐晔,飞行而退。婿心悔愧,念妻有德乃致斯尊,吾有重愚将受其殃。即谓妻曰:‘尔供养福,吾当共之。余饭俱食,尔无訧也。’至其命终,各生王家。妻有淳慈之惠,生而端正;婿先恚而后慈,故初丑而后好也。”

  佛告诸比丘:“夫人作行,先惠而后夺,后世初生豪富,长即贫困;初夺后惠,后世受之,先贫贱而后长富贵。太子者,是我身也。妻者,俱夷是。父王者,白净王是。母者,吾母舍妙是。天帝释者,弥勒是。开士世世忧念众生拯济涂炭。菩萨普智度无极行明施如是。”

  (八五)菩萨以明离鬼妻经

  “昔者菩萨,时为凡人,年十有六,志性开达,学博睹弘,无经不贯练精深。思:‘众经道术,何经最真?何道最安?’思已喟然而叹曰:‘唯佛经最真,无为最安。’重曰:‘吾当怀其真处其安矣。’亲欲为纳妻,怅然而曰:‘妖祸之盛莫大于色,若妖蛊臻,道德丧矣。吾不遁迈,将为狼吞乎?’于是遂之异国,力赁自供。时有田翁,老而无嗣,草行获一女焉,颜华绝国欣育为嗣,求男为偶,遍国无可。翁赁菩萨积有五年,观其操行,自微至着,中心嘉焉,曰:‘童子!吾居有足,以女妻尔,为吾嗣矣。’女有神德,惑菩萨心。纳之无几,即自觉曰:‘吾睹诸佛明化,以色为火,人为飞蛾,蛾贪火色,身见烧煮。斯翁以色火烧吾躬,财饵钓吾口,家秽丧吾德矣。’夜默遁迈,行百余里,依空亭宿。宿亭人曰:‘子何人乎?’曰:‘吾寄宿。’亭人将入,睹妙床蓐众珍光目,有妇人颜似己妻,惑菩萨心,令与之居积有五年。明心觉焉,曰:‘淫为蠾虫,残身危命者也。吾故驰隐,衰又逢焉。’默而疾迈,又睹宫宝妇人如前,复惑厥心与居十年。明心觉焉曰:‘吾殃重矣。’奔而不免,深自誓曰:‘终不寄宿。’又复遁逃。遥睹大屋,避之草行。守门者曰:‘何人夜行?’答曰:‘趣及前??。’曰:‘有禁无行。’内人呼前所睹如上。妇曰:‘自无数劫,誓为室家。尔走,安之?’菩萨念曰:‘欲根难拔,乃如之乎!’即兴四非常之念曰:‘吾欲以非常、苦、空、非身之定,灭三界诸秽,何但尔垢而不能殄乎?’兴斯四念,鬼妻即灭,中心炅如,便睹诸佛处己前立。释空、不愿、无想之定,受沙门戒为无胜师。菩萨普智度无极行明施如是。”

  (八六)儒童受决经

  “昔者菩萨,生钵摩国。时为梵志,名曰儒童。白师学问,仰观天文,图谶众书,闻见即贯,守真崇孝,国儒嘉焉。师曰:‘尔道备艺足,何不游志教化始萠乎?’对曰:‘宿贫乏货无以报润,故不敢退也。母病尤困,无以医疗,乞行佣赁以供药直。’师曰:‘大善!’稽首而退,周旋近国,睹梵志五百人,会讲堂施高座,华女一人银钱五百,升坐高座众儒共难,睹博道渊者,女钱贡之。菩萨临观,睹其智薄,难即辞穷,谓众儒曰:‘吾亦梵志之子,可豫议乎?’佥然曰:‘可。’即升高座,众儒难浅而答道弘,问狭而释义广。诸儒曰:‘道高明遐者可师焉。’佥降稽首,菩萨辞退,诸儒俱曰:‘斯虽高智,然异国之士,不应纳吾国之女也,益以钱赠焉。’菩萨答曰:‘道高者厥德渊,吾欲无欲之道,厥欲珍矣。以道传神,以德授圣,神圣相传,影化不朽,可谓良嗣者乎!汝欲,填道之原、伐德之根,可谓无后者乎!’说毕即退,众儒恧然而有耻焉。女曰:‘彼高士者即吾之君子矣。’褰衣徒步,寻厥迹涉诸国,力疲足疮,顿息道侧,到钵摩国。王号制胜,行国严界,睹女疲息。问:‘尔何人为道侧乎?’女具陈其所由。王喜其志,甚悼之焉,王命女曰:‘寻吾还宫,以尔为女。’女曰:‘异姓之食可徒食乎?愿有守职,即从大王。’王曰:‘尔采名华供吾饰也。’女即敬诺,从王归宫,日采名华以供王用。

  “儒童还国,睹路人扰扰,平填墟、扫地秽,问行人曰:‘黎庶欣欣,将有庆乎?’答曰:‘定光如来.无所著.正真道.最正觉.道法御.天人师,将来教化,故众为欣欣也。’儒童心喜,寂而入定,心净无垢。睹佛将来,道逢前女采华挟瓶,从请华焉。得华五枚。王后庶人皆身治道,菩萨请地少分,躬自治之。民曰:‘有余小溪,而水湍疾,土石不立。’菩萨曰:‘吾以禅力下彼小星,填之可乎!’又念曰:‘供养之仪,以四大力苦躬为善。’即置星辇石,以身力填之,禅力住焉。余微淹堑,而佛至矣,解身鹿皮衣着其湿地,以五华散佛上,华罗空中,若手布种根着地生也。佛告之曰:‘后九十一劫,尔当为佛,号曰能仁如来.无所著.正真道.最正觉.道法御.天人师,其世颠倒,父子为仇,王政伤民犹雨众刃,民虽避之难免其患矣。尔当于彼拯济众生,时获度者难为筹算。’儒童心喜,踊在虚空,去地七仞,自空来下,以发布地,令佛蹈之。世尊跨毕,告诸比丘:‘无蹈斯土。所以然者?受决之处,厥尊无上,有智之士峙刹于兹,与受决同。’诸天佥然,齐声而云:‘吾当作刹。’时有长者子,名曰贤干,以微柴插其地曰:‘吾刹已立矣。’诸天顾相谓曰:‘凡庶竖子,而有上圣之智乎!’即辇众宝,于上立刹,稽首白言:‘愿我得佛教化若今,今所立刹,其福云何?’世尊曰:‘儒童作佛之时,尔当受决矣。’”

  佛告鹙鹭子:“儒童者,我身是。卖华女者,今俱夷是。长者子者,今座中非罗余是。”非罗余即稽首佛足。佛授其决:“后当为佛,号曰快见。”

  佛说经竟,诸四辈弟子,天人龙鬼,靡不欢喜,稽首而去。菩萨普智度无极行明施如是。

  (八七)摩调王经

  闻如是:

  一时众祐在无夷国,坐于树下,颜华韑韑,有逾紫金,欣然而笑,口光五色。当时见者靡不踊豫,咸共叹曰:“真所谓天中天者也。”

  阿难整服稽首而曰:“众祐之笑,必欲济度众生之冥也。”

  众祐曰:“善哉!实如尔云,吾不虚笑,即兴法也。尔欲知笑意不乎?”

  阿难对曰:“饥渴圣典,诚无饱足也。”

  众祐曰:“昔有圣王,名曰摩调,时为飞行皇帝,典四天下,心正行平,民无窃怨,慈悲喜护,意如帝释。时,民之寿八万岁也。帝有七宝,紫金转轮,飞行白象,绀色神马,明月神珠,玉女圣妻,主宝圣臣,典兵圣臣。帝有千子,端正仁靖,明于往古,预知未然,有识之类靡不敬慕。帝欲游观东西南北,意适存念,金轮处前,随意所之,七宝皆然,飞导圣王。天龙善神靡不防卫,散众宝华,称寿无量。帝敕近臣主巾栉者:‘尔其见吾头发生白,即当以闻。夫发白色,毁死之明证。吾欲捐秽世流俗之役,就清净淡泊之行。’近臣如命,后见发白,即以上闻。帝心欣然,召太子曰:‘吾头生白,白者无常之证信矣,不宜散念于无益之世。今立尔为帝,典四天下,臣民系命于尔,尔其愍之。法若吾行,可免恶道;发白弃国,必作沙门。立子之教,四等五戒十善为先。’明教适毕,即捐国土,于此庐地树下,除须发着法服作沙门。群臣黎庶哀慕躄踊,悲哭感结。

  “摩调法王子孙相继千八十四世,圣皇正法末后欲亏。摩调圣王复舍天上以魂神下,从末世王生,亦为飞行皇帝,号名南,正法更兴。明敕宫中皇后贵人,令奉八戒月六斋,一当慈恻爱活众生;二慎无盗富者济贫;三当执贞清净守真;四当守信言以佛教;五当尽孝酒无历口;六者无卧高床绣帐;七者晡冥食无历口;八者香华脂泽,慎无近身,淫歌邪乐无以秽行。心无念之,口无言矣,身无行焉。敕诸圣臣导行英士下逮黎民:‘人无尊卑令奉六斋,玩读八戒带之着身,日三讽诵,孝顺父母,敬奉耆年,尊戴息心,令诣受经。鳏寡幼弱乞儿给救,疾病医药衣食相济,苦乏无者令诣宫门求所不足,有不顺化者重徭役之,以其一家处于贤者五家之间,令五化一家,先顺者赏,辅臣以贤不以贵族。’自王明法施行之后,四天下民,慈和相向,杀心灭矣。应得常让,夜不闭门,贞洁清净,非妻不欲。一不言二,出教仁恻,睹不常诚,辞不华绮。见彼吉利,心喜言助,大道化行,凶毒消灭。信佛、信法、信沙门,言无复疑结。

  “南王慈润,泽无不至,八方上下靡不叹德。第二天帝及四天王,日月星辰,海龙地祇,日共讲议:‘世间人王,四等慈惠,恩之所至过于诸天。’天帝释告诸天曰:‘宁欲见南王不乎?’诸天曰:‘积年之愿,实如明教。’帝释即如伸臂之顷,至南王慈惠殿上,见南王曰:‘圣王盛德,诸天饥渴思欲相见,无日不愿。圣王岂欲见忉利天,其上自然无愿不有?’南王曰善:‘思欲游戏。’帝释还彼,呼御者名曰摩娄:‘以吾所乘千马宝车迎南王来。’御者承命,以天车迎南王。车至止于阙下,群臣黎庶靡不愕然,斯圣王瑞叹未曾有,更相宣称,率土咸欢。‘我王普慈润逮众生,月六斋八戒自修,又以教民,斯德重矣,故令天帝敬爱来迎也。’南王升车,车马俱飞,徐徐徘徊欲民具见,王告御者:‘且将吾观恶人二道地狱、饿鬼,烧煮拷掠受其宿罪之处。’御者如命,毕乃上天。

  “帝释欢喜下床出迎曰:‘劳心经纬,忧济众生,四等六度菩萨弘业,诸天思欲相见。’帝释自前,把臂共坐。南王容体,更变香洁,颜光端正与释无异。即作名乐,其音无量,散宝华香,非世所睹。帝释重曰:‘慎无恋慕世间故居,天上众欢,圣王之有也。’南王志在教化愚冥,灭众邪心令知三尊,答帝释曰:‘如借人物,会当还主。今斯天座,非吾常居,暂还世间教吾子孙,以佛明法正心治国,令孝顺相承戒具行高,放舍人身上生天上,与释相乐。’”

  佛告阿难:“南王者,吾身是也。子孙相传千八十四世,立子为王,父行作沙门。”

  阿难欢喜,稽首而曰:“众祐慈愍众生,恩润乃尔,功德不朽,今果得佛,为三界中尊,诸天仙圣靡不宗敬。”

  诸比丘欢喜,作礼而去。

  (八八)阿离念弥经

  闻如是:

  一时佛在舍卫国优梨聚中。时,诸比丘,中饭之后坐于讲堂,私共讲议:“人命致短,身安无几,当就后世。天人众物无生不死。愚闇之人,悭贪不施,不奉经道,谓善无福,恶无重殃。恣心快志,恶无不至,违于佛教,后悔何益?”佛以天耳,遥闻诸比丘讲议非常无上之谈,世尊即起至比丘所,就座而坐,曰:“属者何议?”长跪对曰:“属饭之后,共议人命恍惚不久当就后世。”对如上说。世尊叹曰:“善哉善哉!甚快!当尔弃家学道,志当清洁,唯善可念耳。比丘坐起当念二事:一当说经,二当禅息。欲闻经不?”对曰:“唯然,愿乐闻之。”

  世尊即曰:“昔有国王名曰拘猎,其国有树,名须波桓树,围五百六十里,下根四被八百四十里,高四千里,其枝四布二千里。树有五面,一面王及宫人共食之,二面百官食之,三面众民食之,四面沙门道人食之,五面鸟兽食之。其树果大如二斗瓶,味甘如蜜,无守护者亦不相侵。时,人皆寿八万四千岁,都有九种病:寒、热、饥、渴、大小便利、爱欲、食多、年老体羸,有斯九病。女人年五百岁乃行出嫁。时有长者名阿离念弥,财贿无数。念弥自惟:‘寿命甚促,无生不死,宝非己有,数致灾患,不如布施以济贫乏。世荣虽乐,无久存者,不如弃家,捐秽浊、执清洁,被袈裟作沙门。’即诣贤众受沙门戒。凡人见念弥作沙门,数千余人,闻其圣化皆觉无常,有盛即衰,无存不亡,唯道可贵,皆作沙门,随其教化。

  “念弥为诸弟子说经曰:‘人命致短,恍惚无常,当弃此身就于后世。无生不死,焉得久长?是故当绝悭贪之心,布施贫乏,捡情摄欲,无犯诸恶。人之处世命流甚迅,人命譬若朝草上露须臾即落。人命如此,焉得久长?人命譬若天雨堕水泡起即灭,命之流疾有甚于泡。人命譬若雷电恍惚,须臾即灭,命之流疾有甚雷电。人命譬若以杖捶水,杖去水合,命之流疾有甚于此。人命譬若炽火上炒少膏着中,须臾燋尽,命之流去疾于少膏。人命譬若织机经缕,稍就减尽,天命日夜耗损若兹,忧多苦重,焉得久长?人命譬若牵牛市屠,牛一迁步,一近死地,人得一日犹牛一步,命之流去又促于此。人命譬若水从山下,昼夜进疾无须臾止,人命过去有疾于此,昼夜趣死,进疾无住。人处世间,甚勤苦、多忧念,人命难得,以斯之故,当奉正道,守行经戒无得毁伤,布施穷乏,人生于世无不死者。’念弥教诸弟子如斯,又曰:‘吾弃贪淫瞋恚愚痴歌舞伎乐睡眠邪僻之心,就清净心,远离爱欲,捐诸恶行,内洗心垢,灭诸外念,睹善不喜,逢恶不忧,苦乐无二清净其行,一心不动得第四禅。吾以慈心教化人物,令知善道升生天上,悲怜伤愍恐其堕恶。吾见四禅及诸空定,靡不照达,其心欢喜;以其所见教化万物,令见深法。禅定佛事,若有得者亦助之喜。养护万物如自护身,行此四事其心正等,眼所受见粗好诸色,其耳所闻叹音骂声,香熏臭秽美味苦辛,细滑粗恶,可意之愿,违心之恼,好不欣豫,恶不怨恚。守斯六行,以致无上正真之道。若曹亦当行斯六行,以获应真之道。’念弥者三界众圣之尊师也,智慧妙达无窈不明矣。其诸弟子虽未即得应真道者,要其寿终皆生天上。心寂志寞尚禅定者,皆生梵天,次生化应声天,次生不憍乐天,次生兜术天,次生炎天,次生忉利天,次生第一天上,次生世间王侯之家。行高得其高,行下得其下,贫富贵贱,延寿夭逝,皆由宿命,奉念弥戒无唐苦者。

  “念弥者,是我身。诸沙门仂行精进,可脱于生老病死忧恼之苦,得应真灭度大道;不能悉行,可得不还、频来、沟港之道也。明者深惟,人命无常,恍惚不久,才寿百岁,或得不得。百岁之中凡更三百时,春夏冬月各更其百也;更千二百月,春夏冬节各更四百月;更三万六千日,春更万二千日,夏暑冬寒各万二千日。百岁之中一日再饭,凡更七万二千饭,春夏冬日各更二万四千饭也。并除其为婴儿乳哺未能饭时,傥懅不饭,或疾病,或瞋恚,或禅或斋,或贫困乏食之时,皆在七万二千饭中。百岁之中,夜卧除五十岁,为婴儿时除十岁,病时除十岁,营忧家事及余事除二十岁,人寿百岁才得十岁乐耳。”

  佛告诸比丘:“吾已说人命、说年说月说日饭食寿命,吾所当为诸比丘说者皆已说之,吾志所求皆已成也,汝诸比丘志愿所求亦当卒之。当于山泽若于宗庙,讲经念道无得懈惰,快心之士后无不悔矣。”

  佛说经已,诸比丘无不欢喜,为佛作礼而去。

  (八九)镜面王经

  闻如是:

  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众比丘以食时持应器入城求食,而日未中,心俱念言:“入城甚早,我曹宁可俱到异学梵志讲堂坐须臾乎!”佥然曰:“可。”即俱之彼,与诸梵志更相劳来,便就座坐。是时梵志自共争经,生结不解,转相谤怨:“我知是法,汝知何法?我所知合于道,汝所知不合道。我道法可施行,汝道法难可亲。当前说说着后,当后说反前说,多法说非,与重担不能举,为汝说义不能解,汝空知、汝极无所有、汝迫复何?”对以舌戟,转相中害,被一毒报以三。诸比丘闻子曹恶言如是,亦不善子曹言、不证子曹正,各起坐到舍卫求食。食竟藏应器,还到祇树,为佛作礼,悉坐一面,如事说之。念是曹梵志,其学自苦,何时当解?

  佛告比丘言:“是曹异学非一世痴冥。比丘!过去久远,是阎浮提地有王,名曰镜面,讽佛要经,智如恒沙。臣民多不诵,带锁小书,信萤灼之明,疑日月之远见,目瞽人以为喻,欲使彼舍行潦游巨海矣。敕使者,令行国界,取生盲者皆将诣宫门。臣受命行,悉将国界无眼人到宫所,白言:‘已得诸无眼者,今在殿下。’王曰:‘将去,以象示之。’臣奉王命,引彼瞽人将之象所,牵手示之。中有持象足者,持尾者,持尾本者,持腹者,持胁者,持背者,持耳者,持头者,持牙者,持鼻者,瞽人于象所争之纷纷,各谓己真彼非。使者牵还,将诣王所。王问之曰:‘汝曹见象乎?’对言:‘我曹俱见。’王曰:‘象何类乎?’持足者对言:‘明王!象如漆筒。’持尾者言如扫帚,持尾本者言如杖,持腹者言如鼓,持胁者言如壁,持背者言如高机,持耳者言如簸箕,持头者言如魁,持牙者言如角,持鼻者对言:‘明王!象如大索。’复于王前共讼言:‘大王!象真如我言。’

  “镜面王大笑之曰:‘瞽乎瞽乎!尔犹不见佛经者矣。’便说偈言:

“‘今为无眼曹,  空诤自谓谛,
  睹一云余非,  坐一象相怨。’

  “又曰:‘夫专小书,不睹佛经汪洋无外、巍巍无盖之真正者,其犹无眼乎!’于是尊卑并诵佛经。”

  佛告比丘:“镜面王者,即吾身是。无眼人者,即讲堂梵志是。是时子曹无智,坐盲致诤;今诤亦冥,坐诤无益。”

  佛是时具捡此卷,令弟子解:“为后作明,令我经道久住,说是义足经。

“自冥言是彼不及,  着痴日漏何时明?
 自无道谓学悉尔,  倒乱无行何时解?
 常自觉行尊行,  自闻见行无比,
 已堕系世五宅,  自可绮行胜彼。
 抱痴住望致善,  以邪学蒙得度,
 所见闻谛受思,  虽持戒莫谓可。
 见世行莫悉随,  虽黠念亦彼行,
 与行等亦敬持,  莫生想不及过。
 是以断后亦尽,  亦弃想独行得,
 莫自知以致黠,  虽见闻但行观。
 悉无愿于两面,  胎亦胎合远离,
 亦两处无所住,  悉观法得正止。
 意受行所见闻,  所邪念小不想,
 慧观法意见意,  从是得舍世空。
 自无有何所待?  本行法求义谛,
 但守戒未为慧,  度无极终不还。”

  (九○)察微王经

  “昔者菩萨为大国王,名曰察微,志清行净唯归三尊,禀玩佛经靖心存义,深睹人原始自本无生。元气强者为地,软者为水,暖者为火,动者为风,四者和焉识神生焉。上明能觉,止欲空心还神本无,因誓曰:‘觉不寤之畴,神依四立,大仁为天,小仁为人,众秽杂行为蜎飞蚑行蠕动之类,由行受身,厥形万端,识与元气微妙难睹,形无系发,孰能获把?然其释故禀新终始无穷矣。’王以灵元化无常体,轮转五涂绵绵不绝,释群臣意,众闇难寤犹有疑焉,曰:‘身死神生,更受异体,臣等众矣,鲜识往世。’王曰:‘论未志端,焉能识历世之事乎?视不睹耗,孰能见魂灵之变化乎?’

  “王以闲日由私门出,粗衣自行,就补履翁,戏曰:‘率土之人孰者乐乎?’翁曰:‘唯王者乐耳。’曰:‘厥乐云何?’翁曰:‘百官虔奉,兆民贡献,愿即从心,斯非乐乎?’王曰:‘审如尔云矣。’即饮之以葡萄酒,厥醉无知,抗着宫中。谓元妃曰:‘斯跖翁云:“王者乐矣。”吾今戏之。衣以王服,令听国政。众无骇焉。’妃曰:‘敬诺。’其醒之日,侍妾佯曰:‘大王项醉,众事猥积,宜在平省,将出临御。’百揆催其平事,蒙蒙瞢瞢东西不照,国史记过,公臣切磋,处座终日,身都[病-丙+(ㄙ/月)]痛,食不为甘,日有瘦疵。宫女讹曰:‘大王光华有损何为?’答曰:‘吾梦为补跖翁,劳躬求食,甚为难云,故为痟耳。’众靡不窃笑之也。从寝不寐,展转反侧,曰:‘吾是补跖翁耶?真天子乎?若是天子,肌肤何粗?本补跖翁,缘处王宫?余心荒矣。目睛乱乎!二处之身不照孰真。’元妃佯曰:‘大王不悦。’具奉伎乐,饮以葡萄酒,重醉无知,复其旧服送着粗床。酒醒即寤,睹其陋室贱衣如旧,百节皆痛,犹被杖楚。数日之后,王又就之,翁曰:‘前饮尔酒,湎眩无知,今始寤耳。梦处王位,平省众官,国史记过,群僚切磋,内怀惶灼,百节之痛,被笞不逾也。梦尚若斯,况真为王乎?往日之论,定为不然。’

  “王还宫内,与群臣讲论斯事,笑者聒耳。王谓群臣曰:‘斯一身所更视听,始今尚不自知,岂况异世舍故受新,更乎众艰,魃?之拂、痱忤之困,而云欲知灵化所往受身之土,岂不难哉?经曰:“愚怀众邪欲睹魂灵,犹蒙晦行仰视星月,劳躬没齿何时能睹?”’于是群臣率土黎庶,始照魂灵与元气相合,终而复始,轮转无际,信有生死殃福所趣。”

  佛告诸比丘:“时王者,是我身也。菩萨普智度无极行明施如是。”

  (九一)梵摩皇经

  闻如是:

  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佛告诸比丘:“汝等修德奉行众善,必获景福。譬如农夫宿有良田,耕犁调熟,雨润和适,下种以时,应节而生。芸除草秽,又无灾害,何惧不获?昔我前世未为佛时,心弘普爱,愍济众生,犹若慈母育其赤子,如斯七年,仁功勋着。寿终,魂灵上为梵皇,号曰梵摩,处彼天位。更历天地七成七败,当欲败时,吾辄上升第十五约净天,其后更始,复还梵天,清净无欲,在所自然。后下为忉利天帝三十六返,七宝宫阙,饮食被服音乐自然。后复还世间作飞行皇帝,七宝导从:一者紫金转轮,二者明月神珠,三者飞行白象,四者绀马朱鬣,五者玉女妻,六者典宝臣,七者圣辅臣。事事八万四千。王有千子,皆端正皎洁仁慈勇武,一人当千。王尔时,以五教治政,不枉人民:一者慈仁不杀恩及群生,二者清让不盗捐己济众,三者贞洁不淫不犯诸欲,四者诚信不欺言无华饰,五者奉孝不醉行无沾污。当此之时,牢狱不设,鞭杖不加,风雨调适,五谷丰熟,灾害不起,其世太平,四天下民,相率以道。信善得福恶有重殃,死皆升天,无入三恶道者。”

  佛告诸比丘:“昔我前世行四等心,七年之功,上为梵皇,下为帝释,复还世间作飞行皇帝,典四天下数千百世,功积德满,诸恶寂灭,众善普会,处世为佛,独言只步三界特尊。”

  诸比丘闻经欢喜,为佛作礼而去。菩萨普智度无极行明施如是。

  六度集经卷第八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佛弟子妙音代父母师长、历劫冤亲、法界众生礼佛三拜,求生净土。

祈愿:
诚敬谦卑。和顺义理。欢乐慈孝。知足惭愧。去恶就善。事师三皈。奉持经戒。不念人非,欣乐人善。关怀照顾,言传身教。吃素印经。看破放下。忍辱精进。发菩提心。一向专念。天下和顺。日月清明。风雨以时。灾厉不起。国丰民安。兵戈无用。崇德兴仁。务修礼让。国无盗贼。无有怨枉。强不凌弱。各得其所。
并愿以印行功德,回向法界一切有情,所有六道四生,宿世冤亲,现世业债,咸凭法力,悉得解脱,现在者增福延寿,已故者往生净土,同出苦轮,共登觉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弘憶佛教論壇

 

繁體字 簡體字

釋大寬法師 | Facebook 祝福您 福慧增長,如意吉祥。

 | 多寶佛牌 | 泰國佛牌 | 求職網站 | 柯文哲 Wiki | 免費佛教音樂網 | 佛教影片 | 中國佛教會 | Instagram IG | 天寧寺 | 三壇大戒 | 佛教 Buddhism | Buddha 佛陀 |

| 中國佛教音樂網 | 竹林寺 | Ptt 批踢踢 | 免責聲明書 | 2020 三壇大戒 | 纵横搜索 | 佛教文物購物網 | 多媒體下載 | 佛教書店書局 | 竹林禪寺 | Buddhism wiki |

| 佛教法會活動 | 佛教音樂網 | 佛教沉香論壇 | 佛教經典功德會 | 大藏經 | 佛學辭典 | 電子書免費下載 | 佛陀紀念館 | 佛光山 | Youtube網站 | 佛教音樂 | 佛教經典 |

| 牟尼精舍學佛網 | 佛教線上圖書館 | 佛法入門 | 佛學資料 Books | 中國佛教網圖書館 | 兒童佛學班 | 佛網 | 新浪網Sina | Yahoo! | Google | 百度 | Bing | Alexa網站排名 |

| 兒童佛學夏令營 | 佛教維基百科全書wiki | 十大新聞 | 慈悲喜捨小站 | 佛經 | 梵文咒輪 | 摩尼 | 佛教 wiki | 佛教圖書館 | 佛教論壇 | 佛教 | 佛教經典梵文 | 佛像觀音圖片集 |

 

台灣佛教論壇推薦排名

台灣佛教論壇排名推薦

精靈寶可夢 Pokemon Go

手機遊戲 mobile game

弘憶佛教論壇

弘憶佛教論壇 China Buddhism Wiki Blog

弘憶佛教論壇 Pixnet Net

基礎佛學資料

佛學教室。佛法入門

佛教戒律學綱要

心得分享討論版

感人文章。故事書籍

淨業與念佛

禪宗 Zen。生活禪

密宗金剛乘

佛教寺廟。活動看板

佛法與生活

佛教音樂。佛曲mp3

免費結緣訊息

佛教釋大寬法師佛學問答

咒語教學。佛經介紹

中國佛教會BAROC

線上翻譯網站 Online translation website

台灣論壇 Taiwan Forum

中國大陸佛教論壇

沉香論壇 Agarwood

電子書免費下載

維基百科知識專家

弘憶兒童佛學班

電影。電視 Movie TV

世界新聞。生活資訊

健康。遊戲。熱門

Mobile 手機王。電腦 App

Ptt bbs web 批踢踢

免費廣告 Free Advertising

求職網站。招職招聘Jobs

摩尼網bbs網路社區。留言板

中國佛教協會 China Buddhist Association

中國佛教協會

中國佛教協會 Facebook

中國佛教協會 China Buddhism Wiki Blog

中國佛教協會 Pixnet Net

中国佛教协会

中国佛教会

地藏论坛 www.bskk.com 

地藏缘论坛 www.folou.com

中国佛教史

佛教音乐 Music

佛教故事 Stories

佛教歌曲 Song

佛教文物 Relics

佛教活动 Activities

佛教电视台 TV 

佛教导航 

佛教新闻 News

佛教维基百科 Wiki

佛教网站搜寻 

佛教线上图书馆

佛学知识 

佛教七宝

佛教历史文化

世界佛教论坛

佛教正法中心

中国佛教如来宗派 

佛教大藏经 Cbeta

佛网留言板

 

| 求職 | 新聞 | 電視 | 影音 | 字典 | 拍賣 | MP3 |  健康 | 知識 | 雜誌 | 生活 | 下載 | 網路書店 | 佛光山 | 佛陀紀念館 | 佛教如來宗 |

| 楞嚴經 | 金剛經 | 大悲咒 | 楞嚴咒 | 法師 | 佛教經典數位圖書 | 陀羅尼 | 佛教線上 | 佛教維基 | 網路書店

| Google Adwords | 佛教七寶 | 佛教歌曲 | 佛教四大名山 | 禪宗 | 禪定 | 標點符號 |

| 六字大明咒 | 熱門 app | 唵嘛呢叭咪吽 | 歌曲下載 | buddha buddha | 下載mp3歌曲 | 下載mv | 下载的音乐

| 熱門關鍵字 | 熱門電影 | 下載音樂網 | 音樂下載免費 | 露天拍賣 | 拍賣網

| 中央氣象局 | 地震 | 12000 | 波羅蜜 | 海濤法師 | 台灣論壇 | 教育部字典 | 英文翻譯中文 | 國語字典 | 藏傳佛教

 | mp3下載 | 惜物網 |  | 林志炫 | 大愛電視台 |  | 教育部字典國語辭典

| 馮馮 | 抽籤程式 | ppar |  | 大悲咒下載 | 英翻中 | txt電子書下載 | 中翻英 | 佛教論壇

| 竹林寺 | android mp3 | 聲音沙啞 | 下課鐘聲 | 禪修 | youtube下載 | 地藏論壇 | 地藏緣論壇

| 中国佛教协会 | 母親節 | 藥師經 | 佛教電視台 | 購物拍賣

| wiki en | 威力彩 | 黃金價格 | 黃金 | 六祖壇經 | 蕭平實 | 周杰倫 | 熱門 | QQ空间 | 台電 | 停電 | 指考 | china.buddha00@gmail.com

| 新浪微博 | 騰訊微博 | 統一發票 | 高鐵 | Claude Debussy | iPhone 6 | iPad | 停班停課 | 颱風假 | 台北市政府 | 行政院 | 中元節

| App 推薦 | 電視頻道 | TV線上看 | 佛教釋大寬法師 |  | Buddha Facebook

| 施食儀軌 | 奧運 | 線上鬧鐘 | 摩尼網

| 金色蓮花 | 服貿協議 | 電視連續劇 | 佛教如來 | 釋大寬 咒輪 | 佛學資料 | 達賴喇嘛 | 佛學多媒體 | 佛學數位圖書館 | 萬年曆

 | 潮音禪寺 | 黃色小鴨 | 比特幣 | 海雲繼夢 | 大華嚴寺 | 佛教維基wiki | 導覽手冊 | 悟禪法師 | 釋大慈法師 | 咒輪貼紙

| 生命加油讚 | WeChat 微信 | Line貼圖 | 短網址 | 蓮池庵 | 光明禪寺 | 生命的意義 | 密勒日巴傳DVD | 2016總統大選 | 廣欽老和尚 | 明若曉溪

| 生命靈數 | 明曉溪 | 生命教育 | 海濤法師爭議 | 慧律法師mp3 | 水陸法會 | 百年虛雲 | 佛舞 | 準提咒 | 柯文哲

| 藥師佛 | 華嚴聖因精舍 | 釋大寬 施食 | 覓菩提 | 傳悔法師 | 陳喬恩wiki | 華嚴經 | FLV | 優酷youku

| 療痔病經 | 健康長壽秘密法 | 佛曲 | 最心新聞 | 梵網經 | 時事新聞 | ptt wiki | 守成 | 學佛入門 | BBC | 學佛群疑

| 學佛心得 | 佛教書信 | Apple Wiki | 台鐵 | 最新新聞 | 教師節 | 護身符 | 作七 | 做頭七 | 悟禪法音 | 佛教如來宗wiki

| Amazon亞馬遜 | apk | Agoda旅遊飯店住宿 | 台灣十大論壇 | 十大熱門論壇 | 十方論壇 | 橙劑 | 淨心長老 | 釋海濤法師 | 佛陀 FB | 佛教音樂網Mp3

| 網路書店 | 網路書局 | Pixnet 痞客邦 | 咒輪&佛經 | 亞馬遜論壇wiki

| 搜尋引擎 | mp3音樂下載 | 影片電影 | 網購網站

| 台灣佛教論壇 | 台灣佛教網路論壇 | 心經 | 八十八佛

| 三壇大戒 | 2019三壇大戒 | 中國佛教會 | 2019日月禪寺三壇大戒

| 全职法师 | 中國佛教會baroc | 

 | 兒童佛學夏令營 2019 | 供香咒 | 兒童佛學營 | 世界佛教論壇 | 佛教戒律學綱要 | 三壇大戒 2019 | 維基百科 | 沙彌律儀要略集註

| 牟尼丸 | 縵衣 | 佛教戒律學綱要 pdf | 臨濟護國禪寺 | 釋悟潔法師 | 

GMT+8, 2019-5-25 18:09 , Processed in 0.15621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